独宠农门小娇妻(六)全本完结—— by:乙纯

2020-03-13
关灯
护眼
字体:[ ]

 其中有一半是神火的功劳。

  神火越演越烈,越烧越旺,加上本身就是魔族的天地克星,有它在身边配合,荆傲雪都能大展拳脚,解决掉所有棘手的魔族对手。
  它在方才的战役结束之后,就偷偷的缠绕在荆傲雪手指尖上,此刻正在青木鼎空间内,趴在神木上面汲取力量。
  天地五行元素相生相克,木和火并没有那么激烈的对立冲突,不如说木之本源还能让火之本源,变得更加通透纯粹,加上它本身的意愿,荆傲雪也不会加以阻拦。
  许是越来越接近魔界之门,所以她突然觉得慌张无措,她作为队伍的主心骨也不敢表现出来分毫,只能在心底长叹了一口气,心道:也不知道沈绿曼他们现在怎么样了,应该已经和小树他们汇合,顺利抵达了小树所在的仙城了吧。
  而远在东华群山之外的另一边,沈绿曼正躺在床上疗伤,小树看着依旧昏迷不醒的娘亲,眼泪扑簌簌的往下落。
  都是她不好,是她动作太慢了,明知道娘亲要带领一座仙城的人过来,却没有提前做好准备,半路上还遇到了阻拦的魔族,被耽搁了几天时间,才终于跟娘亲汇合,却已经太迟了。
  娘亲带领了一只灵船船队,虽然靠着阵法和宝器的功效,隐匿了身形,但是魔族也不是吃素的,很快就追了上去,这一路上,娘亲要对付这些源源不绝的魔族,就十分吃力。
  最可恨的是,其中居然有人偷袭了娘亲,而且这人居然还是个人族修士,在御兽宗地位不低。
  小树一想到对方偷袭,狠狠拍在娘亲身后的一巴掌,就恨的牙痒痒,若不是她及时赶到,整只灵船船队都会被成千上万的魔族吞噬殆尽,连娘亲也……
  她捏紧了拳头,擦了擦脸上的眼泪,也不知道对方使用的何等手段,娘亲身受重伤,服用丹药就能治愈大半,却始终醒不过来。
  小树本身不擅长疗伤,特地找来了城内的丹修和医师,却依旧诊断不出娘亲昏迷不醒的原因。
  就连她的师尊,太清法师,也找不到具体的原因。
  小树无可奈何,只能在对付魔族的时候,抽空过来给娘亲念佛经治疗。
  现在母亲远在东华群山之内,深入魔族的巢X、e,一定十分辛苦,她必须照顾好娘亲才是。
  她眼中闪过了冷光,动作轻柔的给娘亲擦拭身体后,就转身去地牢继续审问不怀好意的御兽宗弟子。
  那人身处地牢最深处,身上完好无损,但是面上却J、疲力尽,见小树来了,跪在地上哭诉道:“前辈饶命,我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了,仿佛有人指使我行动一般,下意识的就对沈前辈出手了,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小树面色如常,温柔的说:“我知道了。”
  话音落地,她的神识如同一把尖刀,尖锐的探入对方的脑海之中,继续搜寻自己想要的信息,既然对方说是被他人指使的,那大脑之中总该留有痕迹。
  大脑被强行入侵,滋味很不好受,那人强忍着,才没有尖叫出声。
  小树见状,原本肆无忌惮的动作,才稍微放轻了些许,许是娘亲身上的重伤痊愈,除了昏迷不醒之外,没有其他伤势,她心情稍微好了些许,问道:“你再详细说说这几个月的经历,挑你觉得不对劲的说起。”
  那人听出了小树的弦外之音,激动地道:“好,我这就说,这就说。”
  他抱着脑袋回忆了许久,开始絮絮叨叨的诉说起往事来,道:“在御兽宗时,因为我是金丹中期修士,所以有专属于我的峰头,只不过我在御兽宗并无人脉,所以那峰头的灵气称不上浓郁……”
  他想到什么说什么,小树强忍下心头的烦躁,听他继续说下去。
  直到对方说道:“在宗门派发下来分魔丹后,我就服下了丹药,身上并未有何不妥之处,反倒是我隔壁的峰头峰主,也就是我的死对头,那个祖上积德的修二代,被魔族占据了身子。”
  “宗门辨别出他后,就立刻追杀他,他本身实力不弱,占据他R、o身的魔族,也将他的本领学了个七七八八,所以很是不好对付,当时我主动上前,私仇加上公恨,下了死手,将魔族斩杀于剑下,在宗门立了大功,得到了宗门分配的奖赏。”
  “当晚,我回到洞府后,就服下了丹药,觉得昏昏沉沉的,梦中梦到了很多与那修二代曾经的过往,这是令我最奇怪的事情,明明我平时最恨他不过,我也未曾多想,第二天醒来后,依旧外出斩杀魔族。”
  “还有,在随同沈尊主逃离御兽宗和仙城时,我曾经恍惚中看到过死对头的脸,当时一晃而过,我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现在想来……”
  他语气之中带着浓烈的恨意,小树沉吟片刻,没有在意这些细枝末节,而是问了一个不相关的问题,道:“你方才说,你回到洞府后,服下丹药觉得昏沉沉的。”

本篇《独宠农门小娇妻(六)全本完结—— by:乙纯》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xhwx/88568.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独宠农门小娇妻(五)全本完结—— by:乙纯 帝师有喜孩子是谁的全本完结—— by:后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