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大人要逼婚?(下)+番外全本完结—— by:花籽里的老妖怪

2019-10-12
关灯
护眼
字体:[ ]

 笑道:“我和仙尊要去用膳,师兄要一起吗?”

  严潼抬起头看向两人,片刻笑了笑:“不用了。”说罢才看向季珩:“师尊,过了晌我再来请安吧,你要我解释的那些事情,我都会告诉你的。”
  季珩看着他没说什么。
  严潼退后半步,施了个礼就转身离开了。
  作者有话要说:  再重申一次延禹的人设:多情的ATM
 
 
第55章 
  严潼再次回到寝殿的时候,小黑躺到了他榻上,正眯着眼昏昏欲睡。
  他走过去坐到床边,伸手把小黑抱到怀里,轻轻抚摸它的脊背,低声喃喃自语:“小黑,这三年我过的太好了,好到我都快忘了在寒冥之地、在严府过的是什么日子。好到,快忘了自己是谁……”
  小黑感觉到主人情绪低落,却不知严潼究竟在难过什么,只是乖巧地躺在他怀里。
  快傍晚时分,严潼寝殿的门被人推开了。
  季珩站在门口,看严潼在屋里就走了进来。
  严潼望着季珩,一时间却不知从何说起。
  其实从哪里说,这都是个死局。不管怎么说,都改变不了他的血脉,都改变不了他和季珩与生俱来的对立关系。
  季珩走到他身前三步距离停下:“身体怎么样了?这两个月有没有再昏倒过?”
  严潼懵了一下,他没想到季珩会先问这个:“……没有。”
  季珩点点头,在他旁边坐下:“手给我。”
  严潼:“……师尊?”
  “我需要确认你是真的没事了。”
  严潼犹豫一刹,还是伸出了手,看着季珩低头仔细为他疗愈的样子,又想到刚刚延禹和季珩和谐熟稔的样子,突然没头没脑道:“师尊,如果当初我答应等你,你会回临州跟我成婚吗?”
  季珩握着他的手一颤,片刻道:“严潼,你答应我回来之后就把隐瞒我的事情都告诉我的,你说吧。”
  严潼见他避而不答,心中冷了几分,轻声道:“两个月前你看不出来,现在不可能还看不出来吧。我的身份,师尊你早有猜测了,不是吗?”
  “你……”
  严潼看向他,缩回了手,垂首低声道:“师尊,我们好久没有好好说话了。如果你今天不忙着教导新弟子的话,就留下来吧。虽然不是什么好事,但我想跟师尊说说话。”
  季珩微微皱眉,没应声。
  严潼又抬头看他,一派轻松道:“说说看吧,师尊探查出了什么?”
  季珩看着他沉默片刻,淡淡道:“你是妖。”
  严潼淡然点点头:“可以这么说,但也不全是,我是半妖半魔的罪恶之身。”
  严潼这句话说完,寝殿里安静了很久,落针可闻。
  半晌,严潼轻笑两声:“师尊大可以现在就杀了我,但如果师尊能念及这三年师徒情谊,让我说完一个不那么有趣的故事就更好了。”
  “你说。”季珩皱着眉不知在想什么。
  严潼敛了笑意,背靠着床榻,神情轻松,甚至还带着笑。
  就像以前下山从某个茶馆里听了一段还不错的相声,回了无闻殿也要有模有样地学给季珩看一样。
  那天灼蛊讲给他的故事,他在寒冥之地的九年,莫名其妙就成了严府大小姐。
  他都慢悠悠地,一件件讲给季珩听,没有一点儿自怜,说完后看着季珩他还玩笑着说了一句:“所以我刚才才问师尊啊,如果我当年说等你,你会不会真的回来跟我成婚。”
  “要是那样多好啊,那样,我就是季小公子的发妻了。你永远不会知道我的身份,我会骗你一辈子。你死了我也去寻你的转世,生生世世都骗你。永永远远,你只能待在我的身边,哪怕我并非良人。”
  季珩猛地起身看向季珩,震惊道:“严潼,你……”
  严潼看他那副受惊了的样子,微微一笑,轻声道:“是啊,我不仅生来罪恶,还恬不知耻地喜欢上了自己的师尊。”
  季珩嘴唇发白,看着他一时间没有说话。
  严潼继续笑道:“那让我猜猜吧,师尊到底会用什么罪名处罚我……枉顾人伦?欺师灭祖?还是只是因为我肮脏的血脉?”
  季珩一向淡漠的脸上难得情绪难辨,只是脸色苍白地看着严潼。
  严潼叹了一口气,笑道:“师尊,还是用‘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吧。孽徒虽然罪无可恕,但这一生确实没尝过什么甜头,师尊就看在我不曾枉杀无辜的份上,饶我这一份妄念吧。”

本篇《师尊大人要逼婚?(下)+番外全本完结—— by:花籽里的老妖怪》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xhwx/86207.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 站长推荐作品:
  • SQL Error: select * from ***_ecms_article order by rand() desc limit 22
师尊大人要逼婚?(上)+番外全本完结—— by:花籽里的老妖怪 养仙为患+番外全本完结—— by:圈地自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