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酒入喉(上)全本完结—— by:张小素

2020-03-25
关灯
护眼
字体:[ ]

 文案

  局里来了气质矜贵的新人,一看就很有钱。
  于是,穷得身无分文的刑侦队长周烨:“兄弟,有钱吗,借点吃饭。”
  容昭语气冷淡:“没钱。”
  周烨捂着心口,痛心疾首:“天哪,你好残忍,你真的好残忍。”
  容昭:“.…..”有病。
  他终于还是不堪其扰,掏了五十块钱给他。
  容昭用仅剩的五块钱买了几个包子。
  然后他看见问他借钱的那个男人走进了一家豪华餐厅....
  后来,据周烨的解释:“事情是这样的,六年前,在一个狂风暴雨的晚上,我那富可敌国的家族逼我跟一个女人结婚,我不同意,并公开出了个柜,然后他们就把我赶出了家门。”
  容昭一拳头砸了过去:“继续编。”
  周烨:“.…..”为什么没有人相信他的实话。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励志人生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容昭,周烨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六月,江南梅雨季,东榆市下了一场罕见的大雨。
  雨滴噼里啪啦地砸落在青石板铺成的地面上,水流卷起被风吹落的蔷薇花瓣往低洼处汇集,很快冲进下水道不见了。
  “说好十点之前到家,这都十一点多了,”一个披着黑色雨衣的中年妇人大声数落着缩在伞下的少女,一边抬手擦了下额前的水珠,语气满是责备和担忧,“这种天气,外头多危险啊。”
  少女的一侧衣服被雨水打S、hi了,她跳过一个小水坑,长长的马尾随着身体动作来回晃动,裙摆在雨幕中漾开,像一只活泼的J、灵,无意中驱散了雨夜带来Y、i暗气压。
  “哎呀,知道啦,”少女抿了下唇,又有点不耐烦地撅了噘嘴,“今天第一天上班实习,别人都没走,我怎么好意思提前走。”
  妇人警惕地往四周看了看,拉起女孩的手腕,边走边叮嘱,“下次再遇到这种天气就早点回家。”
  自六月入梅以来,东榆市已经发生了三起骇人听闻的失踪案。
  暴雨夜、红衣、少女,种种元素令这起案件充满了神秘诡异的色彩,各种版本的都市传说传遍了大街小巷。
  有人说是凶手根本不是人,是从半山那座鬼宅跑出来找替身的女鬼。
  有人说根本没有凶手,是那些女人离家出走,自导自演编造出来的借口。
  也有人说自己亲眼看到过凶手,是一个肤色惨白的男人,终夜游荡在东榆市的大街小巷,专挑漂亮的女人尾随、掠走、强女干、杀人、分尸。
  “妈妈有退休工资,不用你省钱,饭要吃饱,多买点衣服,就是别买红色……”
  喋喋不休的妇人突然顿了一下,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话像是卡在了喉咙里,一个“色”字的尾音轻轻颤着,像是被人掐住了咽喉,怎么都发不出声。
  她半张着嘴,睁大眼睛,目光恐惧地看着大雨中迎面走来的男人。
  小巷窄而高,雨幕将路灯笼罩的更加昏暗,男人撑着一把长柄雨伞,J、开的雨水在黑色伞面上形成了一道微弱的弧光。
  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眼神深而沉,脸上没有任何特别的表情,像是游离在这个世界之外的孤魂野鬼,却与这漫长黑夜中无边无际的雨幕分外融洽,仿佛天生。
  妇人紧紧攥着女儿的手腕,手心浸出的汗水与雨水混在一起,心脏在一片虚空中缓慢又急速地跳动。
  她想拔腿就跑,却不敢打乱自己的步伐,生怕惊动和激怒某种暗藏的杀意。心存侥幸地寄希望于对方只是个路人。
  擦肩而过的那一刻,男人掀开眼皮看了她们一眼。
  毫无戒心的年轻女孩总是容易被美貌的皮相迷惑,她微微弯起唇角,冲男人轻轻笑了一下。
  那是一张惊艳到极致的脸,夜色亦无法令他雪白的皮肤黯淡半分。他头发乌黑,瞳孔深不见底。嘴唇是浸了泉水的深玫瑰色,气质冷冽也醇厚,如同打开尘封了千万年的酒窖。
  只一眼,便沉醉。
  女孩停下脚步,从随身挎包里拿出一包纸巾递了过去,笑容单纯清澈。她充满善意地说道:“你胳膊淋S、hi了,擦擦吧。”
  男人垂眸看着包装袋上的卡通猫咪图案,又抬眸看了看女孩,眼神无波。似乎周围的一切,好的坏的,善的恶的,都同他没有关系。
  是人就有感情和感应,孤魂和恶魔没有。
  一阵刺骨的寒意自脚底升起,妇人抓起女儿的胳膊就往前跑,连掉在地上的伞都不要了。
  “妈,伞伞伞,伞掉了。”女孩被大雨淋得浑身S、hi透,将额前的碎发胡乱往耳后撩了撩,转头要去捞地上的伞,“哎呀,纸巾也掉了。”

本篇《烈酒入喉(上)全本完结—— by:张小素》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khly/88785.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老攻非人哉全本完结—— by:春日柔桑 烈酒入喉(下)全本完结—— by:张小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