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味儿Alpha(下)+番外全本完结—— by:浮白曲

2019-12-01
关灯
护眼
字体:[ ]

 这件事刺激疯了。

  不然无法解释元帅大人为什么在笑。
  他居然在笑。
  有人都把小动作搞到您家里了啊喂您能不能有点危机感!
  洛书思来想去, 也只有:“怒极反笑”这个词可以解释元帅此刻的异常。
  _
  楚余温很难形容他看到邮件那一刻的心情。
  几乎在看完那行文字的同时, 他心底就闪过一个最不可能的想法。
  是他做的。
  只有他有这样的能耐。
  晏微凉。
  在那一瞬间, 楚余温也不知道他为何如此笃定。后来回过神来,只觉得这个猜想委实荒谬。
  元帅府是什么地方, 守卫森严,固若金汤。如果没有得到权限, 天王老子来了也得乖乖等在外头递上请帖。
  想要在元帅府里动手脚,前提是得拥有元帅府的绝对权限。
  这只有瑞安得到。
  晏微凉是何许人,怎么会和瑞安扯上关系。
  那个人何等骄傲,怎么可能委身于他。针锋相对寸步不让,更学不来瑞安的温软。
  他们根本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
  楚余温神情莫测。
  他于瑞安,有怜有喜,有欲有责,唯有爱一字太重,他未曾给过。他在枪林弹雨刀光血影中冷硬的心, 不是短短几个月就能融化的。
  楚余温一直都将瑞安与工作划分得泾渭分明,纵然对方中了c-ui情剂也不曾想过把人带到军部。他除了是一名丈夫,更是一名元帅。军部重地,若为一己之私将人带入,才是他的渎职。
  他的理智总是占于上风。
  或者说,他对瑞安的感情,还没有盛到推翻理智的地步。
  在征战的岁月里, 也是这分近乎残酷冷血的理智, 让他获得场场胜利。昨晚还在谈笑风生的兄弟今日便战死, 头颅飞旋血Ji-ang三尺。其他战友崩溃痛哭,唯有楚余温面容冷毅,依然沉着冷静地下着各种决断。
  这样的平静常令人心惊,久而久之便传出帝国元帅铁血冷酷的名头。
  他是统帅,是将领。任何人都可以崩溃,唯独他不可以。他若也软弱,那便是溃不成军。
  战场太多生离死别,楚余温不曾落过一滴泪,只是用手刃敌人时Ji-ang出的血来祭奠他的伙伴。
  这样一个人,想要敲开他的心本就艰难。若是瑞安轻而易举得到,那才是稀奇。
  可他标记了瑞安,又确实有几分喜欢,是想好好和瑞安过日子的。楚余温早就打算将人当成自己真正的妻子,疼他宠他,一生一世。
  年少的绮念,当时懵懂不知,过后再有念想,也不过是付之一笑,不去深思。
  这是成年人的世界。从初恋走到白头的才是少数,大多也不过是匹配相亲,得过且过,或日久生情,相濡以沫。
  哪有少年时想的那么天真呢。
  多少青梅竹马之谊输给半路夫妻,凡事都要争一个从一而终,本就是可笑至极。
  人们长大后都懂得这样的道理,懂得世界多彩,人心善变,万事万物从来不是非黑即白。
  只是有些人的内心,也永远住着一个少年。
  是清白月光,是璀璨骄阳。
  楚余温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在他第一反应是:“瑞安有可能是晏微凉”时,他嘴角的弧度轻轻上扬。
  那是一种出于本能的喜悦。
  是属于少年时纯粹的欢欣。
  如薄薄阳光流过长夜,穿透云层,划破天际,随即天光大亮。
  然后便又冷下。
  卷入一片y-In晴不定的云雾里,y-In霾与光芒交织。
  晴天,或是y-In天。
  总归是到了白天。
  _
  晏微凉觉得楚余温最近对他的态度……怎么说呢有点奇怪。
  这份怪异从改造完后的艾利到家起就开始展现出来。
  具体表现为晚上楚余温回家后,面对他的迎接,神情有点不自然。
  每天的早安吻会被楚余温偶尔忘记,或者说刻意避开。
  给他解决药性的时候不再每次都必然咬他的脖颈,动作也比以往多了分小心翼翼。
  比起直接以前二话不说切入正题地开做,楚余温似乎爱上了看着他发呆,眸中涌动着令人难解的复杂。
  这些都是很细微的变化,如果不是晏微凉观察力敏锐,根本就察觉不到楚余温对他的微妙变化。
  一开始不以为然,后来楚余温望着他失神的次数过多,晏微凉就暗自警觉。
  楚余温这样不对劲。
  太不对劲了。
  楚余温也是这么觉得。
  他已经快要把自己给纠结死了。
  他是真的不敢相信,也不敢把瑞安和晏微凉联系在一块儿。

本篇《甜味儿Alpha(下)+番外全本完结—— by:浮白曲》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khly/87076.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 站长推荐作品:
  • SQL Error: select * from ***_ecms_article order by rand() desc limit 22
甜味儿Alpha(上)+番外全本完结—— by:浮白曲 踏月寻阳全本完结—— by:立青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