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家者全本完结—— by:常叁思

2019-11-08
关灯
护眼
字体:[ ]

  文案:

  《列子.天瑞篇》中云:古者谓死人为归人,生人为行人,行而不知归,失家者也。
  “失”做抛弃,亦有失去之意。
  余亦勤虽然忘了自己是哪一种,但他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失家者,生前身后,无亲无故。
  岁月轮转到这个世纪,他在今西市当阿飘,守着一间从生死交替时继承来的丧葬铺子,藏在人堆里混沌度日。
  他为鬼很低调,可以不吃饭不睡觉,一年不出门都无所谓。
  但风风火火才叫生活,自从他在一次养生小讲座上被山鬼附体,响应对方的攻击欲,一记勾魂爪袭向离他最近的倒霉路人,他平静的小日子就到了头。
  “路人”活了这么久,这还是头一回见到被鬼附体的鬼,忍不住和他搭了个讪:“这位鬼哥,不好意思我多个嘴,请问贵派的体系里,有鬼中鬼这个分类吗?”
  余亦勤说实话,不太清楚他在惊讶什么。
  这位看着像是个人,魂魄上却用魂丝外挂着一只狗崽大小的灵猿到处瞎遛,按照他那个命名规律举一反三,余亦勤心想,所以他是个……人猿?
  攻受属性:越活越年轻的受x热爱打自己脸的攻,垃圾朋友组合
  内容标签: 强强 灵异神怪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余亦勤;杜含章 ┃ 配角:古春晓,何拾,段君秀 ┃ 其它:瞎编胡扯系列
 
 
卷一:愿他身死
第1章 失踪
  硬纸壳剪就的金童和玉女,扛着金箔纸卷成的廊柱爬上纸扎魂楼二层的时候,余亦勤刚决定出门,店里却来了客人。
  一实一虚的两道脚步声,实的听着是人,虚的好像是鬼。
  余亦勤朝魂楼摆了下手,大步向前的纸片人们动作一顿,开始自然倒地,然后他睁开眼睛,看见门口站着个戴Ba-ng球帽的年轻人。
  “老板,有黄纸吗?”对方笑眯眯地比划道,“大的,整版的那种。”
  “有,”余亦勤从藤椅上站起来,目光越过他,看见了一个形貌奇诡的怪物。
  它周身褐黑,颜面似鳄又似狐,双目暗红,体表垂挂着干枯豆荚状的皮毛,体型类猿,一米来高,此刻正瞪眼龇牙,有阵扑面而来的凶煞气。
  但从玻璃制的店门上看,年轻人的背后什么都没有。
  这要是个普通人,大白天被这奇形怪状的鬼东西瞪上,少说也是一记呆若木J-i。
  可惜余亦勤不太普通,他迅速打量完怪物,回头面不改色地做起了生意:“19一件,要吗?”
  “要,给我来10件,”年轻人走进店里,斜跨的包不经意蹭到右边的货堆,堆在最上面的香烛腿被挂到,掉在了地上。
  它没有碎裂,只是毛了边角,余亦勤觉得无所谓,毕竟对方不是故意的。
  没曾想这年轻人素质却不错,上来就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这个我也买了,您一起算账哈。”
  “算了,”城里不比乡下,连个烧纸的地方都没有,余亦勤说,“这个你买回去了也没什么用。”
  年轻人摇着头笑:“那我也不能让您吃亏啊,就一起算吧。”
  余亦勤不喜欢客套来客套去,随他去了,蹲下身从货箱里往外掏黄纸。
  旁边的年轻人大概是嫌干等无聊,拿出手机发起了语音。
  余亦勤无意偷听,但对方即使转开了身体、压低了声音,他也还是听得见。
  “老板我看完了哈,基本情况就是他们工地闹鬼的这一块,拆迁之前地上是个合神庙,庙里有口封起来的井,井里没有水,但是有一条死狗。”
  “狗是一个星期之前发现的,说是死得很惨,身上全是刀口。当时井还没有挖破,那狗也不知道哪来的,烂得发臭,工地上的人把狗勾上来运到郊区去埋了,然后他们把井挖开,从井壁里挖出了两个生桩。”
  “生桩你知道吧?我就不说了。”
  这时余亦勤点完数量,正将纸往桌上搬,听见这个字眼,不由走了下神。
  对方的老板知不知道生桩他不清楚,但他自己是清楚的。
  所谓的生桩,就是拿活人最好是小孩做桩,打进地基桥基里去,以前的人认为生魂会以葬身之处为家,进而“庇护”建筑,让妖魔鬼怪都不得逗留。
  余亦勤垂眼露了个有些讽刺的浅笑,心想这怎么可能呢。
  生魂是人杀的人,死后就是妖鬼同族,它有什么理由来庇护仇人?
  几个闪念之间,一米开外的年轻人又说了起来:“不过这里有个挺奇怪的情况,就是找你的孙总和其他人都说,生桩是两个不到一米高的小孩,骨化的很严重,应该埋了很多年了。”

本篇《失家者全本完结—— by:常叁思》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khly/86670.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 站长推荐作品:
  • SQL Error: select * from ***_ecms_article order by rand() desc limit 22
抑制剂战争全本完结—— by:冷二九 泑山多美玉全本完结—— by:陵扬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