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匪君子全本完结—— by:单机玩家

2020-03-12
关灯
护眼
字体:[ ]

  文案

伪兄弟
妄想复位的废太子×伪忠犬小王爷
一篇正向作死和反向作死结果大家都死了的be文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虐恋情深 Y、i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刘颐,刘蒨 ┃ 配角: ┃ 其它: 
 
  ☆、恪王回京
 
  匡别十年,总算是回来了。
  刘颐缓缓下了马车。时隔十年,再立于这朝都宫门前,恍如隔世。他按捺下心中骤然涌起的万般心绪,稳稳心神。
  把守宫门的羽林中郎将王贺快步上前行礼,他本是宫里尤昭仪的姐夫,得了尤昭仪的提点要替五皇子刘畅给这位废太子些难看,临到嘴边才迟疑该如何称呼这位身份尴尬的皇子。一时间竟卡在城门口。
  真是两头都不好得罪啊……
  正值他觉得左右为难之际,听得一声略显沙哑的声音道:“恪王既可。”
  他惊讶抬头。这恪王的名头是因为刘颐身处江南恪州而得名,虽说情理通顺,但安在前太子的身上讽刺十足,他自己居然不以为然。再者,一个年纪轻轻的皇子居然如此声音……
  映到眼里的是一张神色平淡坦然却不失皇家气度的脸。十年过去,的确有些风霜印记,但是依然有着一个皇子该有的傲骨。
  这与生俱来的傲气倒更让王贺拿不定主意,不知该如何是好。刘颐见他不说话,便径直缓步进了宫门。待王贺缓过神来,身边一个小将低声问道:“不是说的要为难他一下?”他一下抬手噤了那小将的口,远望恪王背影,心下却暗暗期望五王爷刘钰能有这般气度。
  这段路刘颐熟。当年他身为朝国太子时,在宫里向来乘轿或是纵马而行。只有他被贬出京那晚,他在景仁宫三叩首后,一步一步走至宫门。没有昔日的簇拥,只有一个伺候多年的婢女明婉跟着他。他听得见明婉在他身后强忍啜泣。他的心里却空落落的,流不出泪来。许是在母亲灵前那一哭,和之后艰难熬过的两年已经把他的心气榨干了。他不落泪,因为值得哭的已经哭过,剩下的,不值得了。
  这段路,他熟得很。
  一行人停在景仁宫前。一个小黄门已经进去通报。刘颐转身,在台阶上居高临下俯视整个宫城。来之前已经得到旨意是暂住永和宫,他带回来的人本也不多,该是大多都去收拾宫殿了,留在身边贴身跟着的,就只有侍卫檀云。檀云X、ing子忠厚,武艺又是一等一的,办事情他最放心。那小黄门隔了好久才出来,这倒是在刘颐意料之中。
  只是他没有恼,那小黄门看起来却有些歉疚。这些在帝王跟前传话的人,欺负刁难下位者本就是常事,若是不刁难倒让他觉得蹊跷。
  刘颐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下这小黄门。还是个孩子的模样,模样敦厚,小小年纪却已经颇懂人情世故的样子。
  他谢过这人。缓步恭敬的走进偏殿里。
  他熟悉的赵常侍依旧站在殿口听令,只是十年过去,容貌更是显得苍老许多
  殿内还站着一人,他也不偷眼去看,只是规规矩矩的停在殿内那张雕龙案几前。
  站定了,举手加额,鞠躬,直身举手齐眉。再双膝着地,缓缓下拜,额贴于掌背,起身,举手齐眉。
  “儿臣拜见父皇。”照旧是那略显沙哑的嗓音,不知其中有几分苍茫、几分清冷。
  朝文帝坐于案前,凝神端详眼前这个多年未见的大儿子。离开时尚且是一个少年模样,如今身姿挺拔,神态稳重。他倒是不奇怪他的嗓音没有了他这个年纪该有的清朗,这事他早已知晓。他只是问道:
  “朕听闻你因病坏了嗓子,看样子是没有好?回来了好好调养些。”
  见他点了头,便指着他对殿里的另一人说道:“郑卿,这便是要交给太傅的大皇子刘颐。托他多费些苦心了。”
  郑卿。太傅。刘颐心下猜测这人是郑恪正老前辈,也是当今太皇太后的亲弟弟。若是他没有记错,这位郑卿如今担任朝国御史大夫。那位太傅,当是他堂哥郑恪德老先生,堪称大儒。只是这郑太傅已年近九十,请他出山,看来皇帝是要他好好学学仁义礼智孝。
  刘颐内心虽然觉得嘲讽,还是应了声。
  皇帝看看他,又说道:“朕令你到江南南山去替母思过,也磨磨X、ing子,看来是起了功效。如今比起以前沉稳许多。今后万不可再像从前一般恣意妄为。”
  看他又答了是,朝文帝心中却有些怅然。
  这孩子,一向是同他母亲一般,骄傲的不可一世,X、ing烈如钢。朝文帝一向不喜冯氏的骄纵,虽也曾对他们母子宠爱有加,说到底还是看不惯。如今他这儿子学的乖巧了,他却不知为何觉得内心不是滋味儿。
  刘颐听得头顶的人叹了口气,慢慢道:“罢了。朕也忙着,你也去看看你皇祖母,尽尽孝道。退下吧。”

本篇《有匪君子全本完结—— by:单机玩家》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gcls/88545.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小瞧星际纨绔是要倒霉的全本完结—— by:俟雾 绿天庵全本完结—— by:云月幽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