烂梗驸马(下)+番外全本完结—— by:无德无能

2019-11-28
关灯
护眼
字体:[ ]

 在林中是她欠考虑,回过神来才后怕不已,担心密林中生出变故。慕轻尘聪颖不假,但到底生着病,若出了事,没有她在身边拿主意总归是不行的。

  慕轻尘抚抚她的背心,暗暗窃喜,看吧,虽然背叛了我,但还是被我的邪魅气质所征服。
  华帝只道画面太美不敢看,清清嗓子,提醒常淑旁边还有人呢!
  常淑抹掉眼泪,喊了声:“父皇。”
  华帝抬手,面色铁青:“该说的塔珊公主和轻尘都说与朕听了!”
  他攥攥拳头,脸颊绷紧到有点扭曲:“朕倒要听听那孽子如何申辩!”
  当晚。夜色如墨。
  本是个晴朗的天,不想入夜后竟连一颗星星也无。
  安都殿烛火幽幽,漫山枝叶沙沙作响,整个太崇宫人人自危。
  康州府丞在此觐见华帝,呈交奏章,参弹二皇子舅父连祁节度使黄舟助纣为虐,意图以下犯上。
  十九学士慕轻尘,参弹二皇子常放勾结契丹皇族耶律阿洪答意图谋反。
  华帝震怒,下旨将二皇子即刻押解帝京,暂囚宗骈寺,另命大理寺、御史台、刑部三司会审!
 
 
第55章 复仇驸马上线
  偌大的安都殿只剩华帝一人了, 他颓然地坐在明灿灿的龙座上, 身子隐在半明半暗中, 轮廓模糊成一团。-
  哎……
  他慢慢喘i息, 又重重吐气, 不过几个时辰的功夫, 便成了一垂垂老矣的老翁。
  他看到慕轻尘还未完全退殿,一只脚刚迈过门槛, 另一脚还留在殿内的汉白玉地板上, 便喊了她一声:“轻尘啊。”
  慕轻尘像只受惊的小母J-i, 转身向华帝深施一礼!
  他们之间隔了大半座宫殿,谁也看不清谁。
  “来。”这一音节好似花费掉华帝许多力气,很是绵软无力。
  慕·国破家亡·轻尘却听得肝颤, 完了完了, 发现我的真实身份了。她连忙摸摸腰间的鱼肠短剑以备防身, 不曾想,只摸到了刀鞘, 哦对, 常淑拔走剑身还未还给她呢。
  一时心中寒意更甚。
  环顾左右, 发现角落的十六连枝灯充做凶器还不错, 就是……个头太大,比她还要高上半尺。
  帝王本就多疑,见慕轻尘迟迟不动,还死死盯着连枝灯瞧,有些不耐:“轻尘!”
  他话音重了几许。
  慕轻尘连忙稳住心神, 一路来到龙座之下,再次熟练的躬身行礼,在中途被华帝叫停:“只你我二人,不必多礼,再近前来些。”
  “儿臣不敢。”慕轻尘忐忑又惶恐,啥意思,打算亲自动手啊?
  “你敢抗旨?”
  “儿臣……不敢。”慕轻尘邪魅气质荡然无存,徒留一身狗腿气息,约住衣摆,踩上台阶,步到他身边,在他的授意下坐到龙椅的脚踏边。
  这突如其来的恩宠哟……好折磨人。
  “常放行大逆不道之事,着实令朕寒心,”华帝双肘磕在膝头,垂眼看着慕轻尘头顶的镂空璞头,“可朕又舍不得杀他,这些年,皇子们死的死,病的病……大儿子和这二儿子都没了……”
  慕·前朝遗孤·轻尘:呵,该,谁让你祖父的祖父的祖父的祖父灭我大戬的。
  “依你之见,太子位是悬空的好,还是不悬空的好呀?”
  前太子在位时,遭人陷害,被贬为庶民。而今常放为争太子位,又意图谋反……
  实在让华帝为难呀。
  *
  后宫不得干政议政,常淑便在安都殿外候着,许久后一干重臣神情萎顿的出来,挨个向她问安,然后踩着丹陛一梯一梯往下去,、两侧的小太监们个个手持灯笼,为他们引路。
  初月姑姑为常淑披了件妃色斗篷:“公主,山中入夜凉,咱们回去等吧。”
  常淑自是不愿,眼角余光扫过地上一片银白,这才发觉时下静悄悄的,蝉鸣甫歇。
  而她却愈发烦乱,站得笔直,誓要把慕轻尘等到。
  初月姑姑不好再多说,唯有陪她一道。
  主仆二人等来等去,一直等到下半夜,安都殿前头终于有了一豆灯火,映亮一小团地方,光亮后头是两名小宫婢,再往后便是慕轻尘。
  常淑惊喜不已:“出来了。”
  声音不大,却在寂寥空旷的殿前响起清丽丽的回音,像是自言自语,也像是说给初月姑姑听的。
  慕轻尘循声望向她,还未在黑暗中寻得她的身影,便被她抢先一步给抱住,脸埋在她的颈子里亲了亲。
  慕轻尘微微悸动,叹服端庄娴雅的长公主竟有这般失态的时候。究其原因,还是自个儿魅力太大。

本篇《烂梗驸马(下)+番外全本完结—— by:无德无能》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gcls/87019.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 站长推荐作品:
  • SQL Error: select * from ***_ecms_article order by rand() desc limit 22
烂梗驸马(上)+番外全本完结—— by:无德无能 青山看我应如是全本完结—— by:木更木更/静水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