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再宽限我两天(下)全本完结—— by:青枫月

2019-11-05
关灯
护眼
字体:[ ]

 门探头去看,一连几个房间后,终于在一个房门前面露喜色,回头对司诺溪道:“这里有!”

  司诺溪跟着进去,房间还算大,摆了床桌后还有大片的空余,窗前摆着一个空空的琴案,角落里还放了一尊小巧的三足香炉。
  房间延续了这整个屋子一贯的风格,全木质的。
  看样子是个男修在这里住。
  看的出来,这个叫玄羽的屋主人应当是个温和的性子。至少,司诺溪从未见过重霄仙界有男修如此修身养性,又是弹琴又是熏香的,准确来说,他听都没听过。
  这在仙界,应当算是……胸无大志吧。
  司诺溪扯着唇角,自嘲笑笑。
  他有什么资格说别人,至少玄羽打伤慕沉实力不俗,而自己……和慕沉几次接触下来他早已发现,自己怕是连慕沉全盛时期的衣角都摸不到。
  慕沉利索的躺上去,面朝里,伤口向上,回头看向乔云溪,唤道:“司诺溪,我好了,你赶紧过来。”
  司诺溪三两步走到跟前,将一并带过来的纱布放到一旁,手按上慕沉腰际的帕子,小心翼翼的一点点掀了起来。
  死魂花还没开始起作用,血一直在流浸s-Hi了帕子,掀起的时候能感觉到s-His-Hi的鲜血对那一片伤口的吸附力。
  司诺溪对此早已司空见惯,稳稳的将帕子取下来,丝毫没影响到零碎的死魂花。
  毫不意外的,慕沉又是鬼叫一番,一脸生无可恋的看着他:“司仙师,五公子啊,你真不是故意的?”
  司诺溪扯扯嘴角:“不是。”
  随后伸手在他伤口附近轻轻用力戳了一下。
  “啊疼啊!”
  司诺溪无视慕沉恶狠狠的目光,面无表情道:“这才是故意的。”
  按了按慕沉的头,让他老实躺好,司诺溪弯腰拿起纱布,对着他的腰轻轻缠了上去。到下面的时候被慕沉的腰挡住,绕不过去,司诺溪轻轻碰了他一下,示意道:“抬一下。”
  慕沉面色微白,一直侧头看着他,听见话语,勾起唇角非常配合的抬了一下腰。
  司诺溪神情淡淡显不出什么波动来,两手一前一后交接,将纱布卷缠绕着递过去。
  半披着的长发散了一缕下来,顺着司诺溪俯身的姿势,滑落下肩背,垂在慕沉腰际伤口附近。
  慕沉挑眉,伸手勾住那一缕弄得他发痒的飘荡发丝,免得碍事。
  司诺溪侧眸看他一眼,又瞧瞧自己被他抓住缠在指上把玩的墨发,没说什么,只是动作加快,将纱布一圈圈绕好。
  处理好后,他伸手捏住自己的头发抽了回来,直起腰道:“好了。”
  慕沉看看自己被包的平整的伤口,勾起唇角,扬起一抹笑来:“多谢五公子了。”
  “不用。”司诺溪顿了顿,接着道:“既然没事了,我的话也已经带到,你小心司绝涵就是,我走了。”
  慕沉一怔:“这么快就走?”
  司诺溪点头,皱了皱眉头:“父亲有意不让我cH-a手……抓你一事,来之前还派了人暗地里看着我。我能做的事有限,你自己小心吧。”
  慕沉挑眉笑笑,毫不在意道:“那些软脚虾,我才不放在眼里呢。”
  司诺溪不置一词,告辞后转身离去,身后突然传来慕沉上挑着的戏谑声音:“要是司家让你来抓我呢?你会怎么做?”
  司诺溪微微侧头看他一眼,背过身去,目光深邃了几分,淡淡道:“我会动手。”
  他没有拒绝的权利。
作者有话要说:  ╮(‵▽′)╭诺溪上线啦
 
  ☆、雪,血
 
  暮色将至,天边泛起一道道昏黄的光,映着云层红霞,映着流水长河,却不足以映亮人间。
  雪崖剑在躁动,自红枫谷司诺溪便一直压着,极力不让慕沉看出端倪。
  算算时间,确实差不多了。
  司诺溪悄无声息的回了司家,进了院落后设下重重禁制,将衣袖染血,已经干涸发黑的白衣换下来。
  坐在桌边将撩起衣袍卷起右边裤腿,看向自己小腿处,腿肚包裹着一圈圈纱布,一丝丝的血迹溢出,并不严重。
  大部分的血气已经被雪崖剑吸走了,但伤口并不会因此而好转,反而极难恢复。
  雪崖剑需要血,像个贪婪的恶鬼,抓住一丝血气便紧紧的咬住,不论如何也不愿意放开。
  但是同样得益于此,雪崖剑实力不俗,他的实力也越发强横,可他深知,这绝不是什么好事情。
  司诺溪将纱布拆开看了看,没有血色遮掩的伤口深可见骨,伤口几乎泛白,腿肚像是被什么细细的东西给捅了进去,险些连骨头一起洞穿了。

本篇《大佬再宽限我两天(下)全本完结—— by:青枫月》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gcls/86614.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 站长推荐作品:
  • SQL Error: select * from ***_ecms_article order by rand() desc limit 22
大佬再宽限我两天(上)全本完结—— by:青枫月 公子的欢喜+番外全本完结—— by:Blai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