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妓韵事 锦瑟 BY: hasuki/楼小苏

2017-04-13
关灯
护眼
字体:[ ]

 

瑶持扫视一圈,竟不见那个赵燕君。

 

赵燕君向来是贵公子中的佼佼者,要论起风流雅兴来,也非常人能比,怕是又嫌这儿人太多,自个儿找乐子去了。

 

瑶持气质清冷,但偏偏生得一副好容貌,一手琴艺无人能及,在贵公子中是争相邀请的人物。

 

瑶持弹了几曲,就坐到一边儿,陪着喝了会儿酒。

 

男人就是这样,越是得不到的东西,就越是想到弄到手,赵燕君说得没错,他之所以红,就是因为那些个人想要看看,气质清冷的他被压在身下时,会是什么模样。

 

想到这里,瑶持不由一笑,既然他们要寻的是这种快感,他自然也乐得陪他们玩下去。

 

身边的男子见瑶持主动为他斟酒,一时竟呆住了,险些就把酒洒在身上。

 

瑶持见状,轻扬唇角,微微一笑,那男子竟是一时羞红了脸,更引得其他一阵调笑。

 

这一日,瑶持兴致特别好,往常总是酒到三巡就找个借口先回去,而这一日,一直到宴席结束,才随着其他人一起回清河馆。

 

也不晓得是不是那个讨人厌的赵燕君不在的关系。

 

回到清河馆的时候,瑶持已累得不行,草草地沐浴更衣后,他便回房睡觉。

 

他是清河馆的红牌,住的自然也是最好的屋子。

 

瑶持回到屋子,关上门就往里头走去,走过长长的纱帘,一直到了内屋。

 

他刚躺下床,就发现床上有人,他心里一惊,镇定的转过头去看。

 

不看还好,一看才叫一惊。

 

躺在他床上的人竟然是赵燕君。

 

生怕自己看错,瑶持见他睡着,凑进他面前来看。

 

赵燕君本就容貌出众,少了平日的嬉皮笑脸,反倒是更显风雅。

 

他刚要把他推下床,竟看到床铺上有血迹。

 

瑶持冷哼一声,说道,

 

赵大人,我的床可睡得舒服?

 

赵燕君闻声,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竟是一副刚睡饱的样子。

 

一睁开眼,赵燕君又恢复了平日面若桃花,玩世不恭的模样。

 

赵燕君笑吟吟地看着瑶持,明知故问道,

 

瑶持相公回来了?

 

瑶持冷冷道,

 

赵大人怕是巴不得我不能回来,好赖死在我的床上吧。

 

赵燕君皱皱眉,打趣道,

 

哪会,我还要瑶持你帮我忙呢。

 

瑶持嘲讽道,

 

赵大人神通广大,我瑶持一个小小的男妓能帮你什么。

 

赵燕君哪会听不出他的讽刺,他不怒反笑,

 

你看我受了这么重的伤,虽说点了X-ue道止了血,但总得包扎伤口吧。

 

瑶持看向他的手臂,果然上头有不少深深浅浅的伤痕。

 

赵大人人缘这么好,怎会弄成这样。

 

赵燕君看着受伤的地方道,

 

是啊,我也觉得奇怪,明明是好好地走在街上,怎么就来了这么多刺客呢,还好我聪明,找了个地方躲进来。

 

瑶持冷哼一声,道,

 

清河馆那么多房间,赵大人为何偏偏就爬到我这间来。

 

赵燕君带着几分嘲讽的意味道,

 

谁不晓得你瑶持如今在清河馆的地位,这么多小倌里头,你的房间,当然是最大最舒服的。

 

瑶持本来句累,也没性子跟他绕,气恼道,

 

赵大人,你再不出去我可就叫人了,莫要仗势欺人。

 

赵燕君平日哪见过瑶持气恼的模样,反倒觉得新鲜。

 

既然这样,我也就直说,你给我弄些药来,让我在这里养养伤。

 

瑶持冷冷一笑,说道,

 

你放着大好府邸不住,何必偏偏来挤这么个小房间呢?

本篇《男妓韵事 锦瑟 BY: hasuki/楼小苏》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gcls/69933.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 站长推荐作品:
  • SQL Error: select * from ***_ecms_article order by rand() desc limit 22
喜相逢之禁宫情(出书版) 作者:小十四 黄粱客栈(上)全本完结—— by:来自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