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剑沉沦+番外 作者:弥遥夕

2015-12-11
关灯
护眼
字体:[ ]
书名:玉剑沉沦作者:弥遥夕P人设:(前期强强后期强美)1:冷酷嗜血腹黑身份神秘攻逗比装屌丝一直保护小受0:身负血海深仇的高冷平凡受解开自身封印变成天下第一美(诱?傲娇?)受*烧脑武侠推理风*故事起源:*天盛七年,曜金国二皇子段终南在其兄太子大婚当夜逼宫,抢了太子妃任嫣然纳为后妃,弑父夺位,宣布登基。次年,改元鸿武,是谓段终南统治元年。太子段岳在两位结拜兄弟保护下逃出宫闱,隐居天华山药王窟,不再过问朝堂与江湖之事。段终南小妾,天下第一美人游萍,于是逼宫前夜与玉剑山庄少主玉满堂私奔,经年诞下一子,取名玉铭君。段终南继位后,手段很辣,连杀多位疑有叛心的开国元勋和朝廷重臣,独留下丞相上官正飞为其心腹,意欲****。*江湖传言:得沉沦者得天下。一时间谣言四起,各路群雄皆有寻找传说中沉沦剑的野心。*鸿武九年,腊月十二,风雪大盛,玉剑山庄少主玉铭君八岁生辰。武林各派,各州城主,商业巨贾皆汇集玉剑山庄。岂料,宴会结束,一夕之间,血染穹苍。玉剑山庄上下一百零八口惨遭灭门。一时间玉剑山庄四个字成了武林禁忌,无人再提。大雪遥遥,天华山险,一个幼小的身影倒在了漫天冰寒的风雪之中内容标签:强强 恩怨情仇 宫廷侯爵 悬疑推理搜索关键字:主角:雀望(玉铭君);凤逍遥 ┃ 配角:燕无情;龙天翔;苏小小 ┃ 其它:霸气腹黑;高贵冷艳;强强;☆、序章?  十年前,腊月十二。  大雪。  玉剑山庄火光冲天。  下人慌乱的逃窜声、建筑物倒塌的噼啪巨响,混合着卷着雪花的大风,一同消散在飘扬着尘埃的天上。  剑冢,一身黑衣的男人拿着长剑,一剑刺穿了玉满堂的胸腔,鲜血染红了大片衣裳。  游萍哭叫着冲过去抱住玉满堂,她对拿着长剑的高大男人吼叫着,我已经不爱你你走,滚出我的视线!  你爱上玉满堂了?这个没骨气到连爱你都没勇气告诉你的男人你居然喜欢他?男人一把扯起游萍的手腕,面目狰狞道,你这被我狠狠爱过的身子真的会在别人那里得到满足吗?萍儿!别企图惹怒我!跟我回去!  游萍用尽了生命的力气挣脱男人抱住玉满堂,鬓发缭乱,她神情凄哀道,你杀了你父皇,软禁你母后,亲手对兄弟下毒就是为了王位?你这等心狠手辣之徒我不屑!当初是我一时迷惑,现在我再也不会犹豫了!他待我好,他真的爱我。而你你、只喜欢我的脸和我的身体!  你在说什么混账话?!要不是你出身低微,我怎会为了娶你冒天下之大不韪篡位□□?男人似乎也很伤心,他扯住游萍纤细的胳膊,吼,若不是逼宫时情形凶险,我怎会放任你离开我?跟我回去,你依旧是我的皇后!  哼,段终南,真是催人泪下啊!游萍宛若仙子般出尘绝伦的脸上冷冷一笑,甩开段终南的手,你知道玉剑山庄即将铸成号称得此剑者得天下的沉沦剑,你莫不是担心有人动摇你的天下?你莫不是心虚才来寻的?你若早知道我在这里,你登基之时就该接我回去,哼当初我还对你念念不忘,可是你却娶了嫣然,你们还有了孩子,哈哈,哈哈她抱住玉满堂逐渐冰冷的身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这几年处心积虑挡住玉剑山庄的生意吗?  她流着眼泪,你只是想报复,你根本不爱我!你不爱任何人,你只爱你自己!你烧了整座山庄现在才来见我,哼,你找不到沉沦剑吧?你一辈子都别想知道它在哪里了!你篡位得来的天下,就让我九泉下的灵魂看看你能掌控几年吧,哈哈游萍掏出早准备好的小刀直接刺入自己腹中,刀刃的生痛并未使她有半分犹豫,她柔情似水地看着玉满堂,满堂,我下辈子哪也不去,和你在一起,再也不会犹豫了!  黑衣男人冷漠地看着逐渐断气却紧紧相拥的两人,神情复杂。  他终究甩开手中的火把,火光一瞬包围了死去的玉满堂和游萍。黑衣男人转身离开。  暗格里,一双眼睛震惊地瞪视着面前发生的一切,然后急速转身,箭也似的跑了出去  *  雪落,万籁俱静,天地一白。  浓黑色的硝烟,在风雪中四散舞零。  阴霾的铅云,缩短了天地的间隙,沉郁得人透不过气。  红莲火,绽放在纯白的大地,伴随着瓦砾崩塌的巨响。  冷风中,好似千万亡灵在哀号。  愤怒,凄厉,绝望的嘶鸣。  衰草枯黄叶连天,只是风声绝,鸣声灭。残壁断垣。  嗜血火红莲,染了大片雪,燃了大片烟。  很远的远处,模糊不清的视线之中,自己渴望的幸福就在那一天土崩瓦解。  他记得自己光着脚跑出山庄时,雪的冰冷,几乎要穿透他的胸口,他在颤抖,他在哭,他在不停奔跑,他不能停下  为什么为什么要毁了自己的家  小孩跑着,头也不敢回,□□的小脚上满是紫青。  汗珠被冷风蒸发,冻成碎冰,飞溅在雪地上。  身后是自己的家,是曾经名满天下的玉剑山庄!  可是现在,它只是一座正在被火焰燃烧的废墟,只是一段传说中辉煌的历史!  那些人!白天还与父亲称兄道弟,夜里便带着更多的人毁了他的家。  那些自以为名门正派的家伙,一个个挂着贪婪的笑,肆无忌惮地抢夺着不属于他们的东西。  觉得够远了,小孩趴在地上,双目愤恨的盯着自己的故居,盯着还在叫嚷着找到铸剑剑冢所在的那群土匪强盗!  忽而,无声息的,一个穿着白色披风的人到了小孩身边。  什么人!小孩双目噙满泪水,急急退开。  那人并未看向小孩,只是看了看正在倒塌的玉剑山庄,眼神飘渺摇头道,皇兄啊皇兄皇权与你当真如此重要还是你依旧不肯罢手呢需要,这么执着吗?  小孩自是完全不懂那人说什么,只是想要逃命般连滚带爬的,小小的身子翻滚在雪地上。即就是肌肉早已抽搐无力,他还是撑着最后的力气想要逃离一般向远处爬去。  那人看了一眼小孩,小孩黑亮的眼睛似乎是无所畏惧,又似乎充满惊惧,明明只有八岁大小,可是样貌已经如此出挑,肤白若雪,好似个粉雕玉砌的白瓷娃娃。那人眼眸微暗,淡淡道,你娘,可是当年天下第一美人游萍,你爹可是玉剑山庄庄主玉满堂?  小孩坐在地上,不敢置信地后退道,你也想要沉沦剑?你是谁?!滚!  那人再次摇摇头,仅只故人所托孩子,你爹娘已经死了。她那位故人只是托我抚养你长大,仅此而已。  小孩握紧拳头,我管你是谁!我才不跟你走我我  那人衣袖一挥,白色的衣衫掠过小孩面颊,小孩没说完话的嘴无力地闭上,漂亮的刚刚还炯炯有神的眼睛垂下  那人抱起小孩,向着苍茫的白色大地走远。  一串深凹的脚印被狂暴的风雪掩埋,和着那些落尽往事的尘埃  ***  一间冰雪堆砌的山洞内室,灰褐色的石床上躺着小小的人儿,那人儿不过七八岁大小,似乎正沉浸在梦乡里。只见他白玉般的小手死死抓着怀里用粗布包裹的长剑,紧蹙眉头,梦呓着,别别杀我爹娘别不!  他恍然睁眼。  冷汗森森。  你醒了。一个身材修长而高大的男人背对着他,淡淡道,你睡了三个时辰了。  你你是谁?小孩有些害怕,握紧了手里的长剑。  这里是天华山药王窟。男人转过身,灰色的长袍凸显了他的清逸出尘,故人托我抚养你长大,你可以叫我一声师父。男人见他颇为戒备,摇头淡淡道,不必怕我,你的仇人都走了,这里是很安全的。  你你他还是很害怕,眼眶已经红了,我、我爹娘我  你不能再回玉剑山庄,那边只剩下灰烬了,男人走来,坐在床边,清瘦却格外温暖的大手抚摸了一下他的头,你想报仇是吗?你的眼睛里虽然是害怕,可我也看到了执着。  他、他杀了爹杀了娘他垂下头,修长浓密的睫毛缀连着泪珠点点。  铭君,男人语重心长道,仇恨是没有止境的,放下吧。若放不下,就试着放下吧。人的一生都只有一次,如果你要把这宝贵的一次浪费在报仇上,那又何必伤害自己也伤害关心你的人呢?你爹娘九泉之下必定也不会安息。  他永远忘不了大火中紧紧相拥的父母,忘不了母亲撑着最后一口气,凝望着他吐出的唇语:快走,离开这里,不要再回来。  呜呜他的眼泪倾巢而出。他就是玉剑山庄少庄主玉铭君。那个唯一在大火里生还的孩子。  你面容像极你母亲,作为男子并非好事。师父会想办法帮你改了面貌。男人站起身,慈祥道,以后你呆在师父身边直到长大成人,到时你可以选择报仇或者放弃报仇,师父要遵守和故人的承诺养你长大。好了,你再休息会儿吧。  玉铭君见那男人要离开,急急站起,颤声道,师、师父!  男人顿足回头。  谢谢您收留我我会乖乖的,我什么都会做!玉铭君似要证明什么一般虔诚道。  嗯。男人并未多说什么,离开了。  ***  往事悠悠,落雪成白。  玉铭君已经长大,而师父为他改了名字,名叫雀望。  雀望是忘却的意思,希望他不要被往事牵绊,不要被仇恨蒙蔽双眼。  可是那深入骨髓的痛,午夜梦回,却无法救赎瑟瑟发抖的自己。  雀王盯着山涧冷泉里自己的样貌出神,他已经快要记不清自己以前长什么样子了。他已经习惯了自己现在的这个样子,平凡普通,安静沉稳。  还是同往日一样采了药,以及天华山顶的冰雪莲,雀望走在回药王窟的路上。可是,路过山涧时,却见不到平时整理花园药圃的大师兄,正疑惑,就看到从路中央蔓延到屋里的距离鲜血四溅。  屋里隐隐传来些响声,似乎是谁在争吵。因为距离太远,雀望听不太真切。他有些犹豫,也有些害怕,手中刚采的草药都跟着他的身体微微颤抖。他有些犹豫地往师父居住的房间走去。  顾长空你到底是谁?师徒四年情分,你当真如此绝情?  我的好师父,好前太子殿下,我若是不假装乖顺的徒弟,怎么能骗得大师兄沉尸断崖,再回来偷袭师父你呢?你!你竟是他的噗、他的人!段岳呕出一大口鲜血。  我顾长空只有一位主上,那就是当朝皇帝段终南。作为大内密探,四年前奉命找你,斩草除根,格杀勿论。如今带着你的首级回去,想必我的主上一定非常开心。而皇后娘娘得知这个喜讯之后也会高兴的睡不安寝,食难下咽!  你要怎么折磨冲我来!不要动嫣然!不,不要  呵呵,昔日太子正妃,而今当朝皇后。二十多年来为皇上生了两位皇子和一位公主,可谓是荣宠之极。敢问前太子殿下,前太子妃可有一丝一毫的必要再为您动半分喜怒哀乐?  你你!段岳捂着胸口,悔恨与无奈写满了他的脸庞。  师父,这么多年了,脱去伪善的与世无争的假面,您终于肯表露些像点活人的情绪了?要不是生下了极讨皇上开心的三皇子,你以为,当今皇后不会被段终南折磨致死吗?生下三皇子之前,皇后过的是什么日子,您不会不知道吧!自己心爱的女人,在别的男人身下受尽□□、婉转娇吟的滋味怎么样啊?您是好了,躲到这冰天雪地的天华山,一呆就是二十四年。二十四年啊!轮回十二载,如今也是两个轮回了。她过的什么日子,前朝后宫多少次死亡线上的残酷的斗争,善良的师父又可曾真正在意过吗?您要是在意,为什么不召集军队和我主上拼个你死我活呢?啊我知道,我知道!你是怕,你虚伪的面具被拆穿!你怕血流成河,日后被史家诟病!师父,我待在你身边这么多年了,怎么半分你的善良都学不到呢!  顾长空的话,字字穿心,针针见血。  段岳紧攥着穿透胸腔,血流不止的长剑,蜷缩着不住颤抖。  温热从他的生命里逐渐消逝,最后在冰玉床上结出粒粒死亡。  雀望刚站在门口,眼眶里登时蓄满了泪水。  二师兄为什么为什么要杀师父?雀望猛地扑了过去,揪住顾长空的前襟作势要打,可是因为胸腔颤抖着,身子使不上力,怎么能阻止杀红了眼行凶之人?  顾长空冷笑一声,一把攥住雀望下颌,你这个恶心的男人,你以为这四年我凭什么忍受你令人憎恶的谄媚嘴脸?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一句句师兄,都怀抱着违背伦常的恶心感情!他迫使雀望仰头看他,那双澄澈的宛如山涧雪泉水般的眼眸倒影着面容扭曲的自己,我的虚与委蛇,换来你的真情真意,哈哈,再别恶心我了。我看到你这张无辜的脸就只想吐!我只可能喜欢女人,怎么可能对你这个长相平庸的男人产生感情?呵,本来想趁你离开,把你师父和大师兄的死栽赃在你头上的。如今,天堂有路你不走我就只好让你清醒清醒,然后、灭你的口了!  顾长空展臂一挥,雀望摔出门口五尺开外,力道之大,天华山终年积雪的地面冰层都开裂了一个极大的卡口。  顾长空提着他娇小的身躯,就像是一头野兽提着一只待宰的羔羊,羔羊低垂着头,下颌骨早就脱臼,满口鲜血,昏迷不醒。  天华山无影寒潭,潭水深不见底,秋冬结冰而春夏亦冰冷刺骨。  顾长空看着天地一色的纯白,伸出右手,将浑身是血的雀望扔了进去。  夕阳渐殁。  天华山的日出与夕阳,皆是无边盈盈,亮如永昼。  雀望沉入湖底之后,湖面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如一湾银河剪影,波澜不惊。  这一刻,美已窒息,唯有凝固一切的冰冷,才是永恒?☆、章一 凤仙夜雪?  写在前面:  《玉剑沉沦》是一个设定比较大的故事,其中人物众多,主线支线错综复杂,虽然是耽美文,但是有男人,也会有女人(重要配角),每个人的命运都与其他人交织成一张很大的网,滚滚红尘中谁都逃不开,看不破。  两位主角并非没有缺陷,只是这江湖恩怨,爱恨情仇之中,遇见彼此,坚定守护。  这是一篇需要静心下去体味其中细节的故事。  也是一个写在初中作业本上的故事。  耽误将近十年,如今才开始动笔,只希望内心不负初心,愿心中感动人儿能够活在我建立的世界,各自相安。  感谢每一位读此文的读者。 小夕,敬上。    故事背景  曜金历天胜元年,神州大陆上天下三分,西方曜金国,北方燕昭国,东南楚忧国,三足鼎立。大陆南边琼州群岛独霸一边,边海沿岸,三国七十二条漕运,皆以龙石岛岛主为尊。  天胜五年,三国混战,曜金国二皇子段终南与燕昭国太子燕九天决战长州踏雪峡谷,大雪封山,决战三天三夜,死伤遍野,血流成河。最终,段终南斩杀燕九天项上人头,夺取长州十二郡,成为三国霸主。  天胜七年除夕夜,曜金国太子段岳大婚当夜,段终南亲摔十万大军包围皇城,弑父夺位,抢走太子妃任嫣然,自封为帝,太子连夜出逃,下落不明。  段终南继位第二天,改元鸿武,自封大行皇帝。段终南之妾,惊鸿阁花魁游萍于段终南逼宫当夜下落不明,段终南继位后动用所有大内密探密查数月,终不得所获。  时年九月,任嫣然诞下二皇子段桥。段终南原配李芮玟因嫉妒成性,言语冲撞任嫣然,有失皇后仪德,故降其玟妃,废太子段瑞,降为皇子。  鸿武二年五月,玥贵妃任嫣然被李芮玟所害,早产诞下三皇子。三皇子虽是早产,但出生当夜,天降红光,骨骼清奇,天赋异禀,睁眼便会说话,是罕见的祥瑞奇才。段终南大喜过望,立即封玥贵妃任嫣然为曜金国皇后,并将玟妃与大皇子贬为庶人,囚禁在凉州西南边界极湿之地,赐宅瑞王府,下旨未经皇帝御诏不得私自踏出府内半步。  鸿武六年元月,皇后任嫣然诞下喜乐长公主,段终南大喜,封二皇子段桥为当今太子,三皇子封号誉王,赐宅曜金国皇城誉王府。  鸿武七年腊月十二,玉剑山庄庄主玉满堂为幼子玉铭君举行八周岁生日,宴邀武林群豪,各城郡守,巨商富贾到场同庆。谁知宴席□□,群雄离庄当晚,玉剑山庄火光冲天。一时间,以玉器和铸剑名满天下的玉剑山庄上下一百零八口,无一幸免,全部葬身。  一时间玉剑山庄成了武林禁忌,再无人敢提。  有江湖传言,玉剑山庄是因庄内剑冢铸出了那把得沉沦者得天下的沉沦剑,才被群雄以赴宴名义暗算劫杀,惨遭横祸,血洗一空。  鸿武七年腊月二十九,段终南册封小自己十九岁的慕容世家幺女慕容锦为锦妃。一时间,慕容山庄飞上枝头,成为江湖上唯一没有世代官爵背景的帝王外戚。慕容山庄也顷刻跃居七大山庄第二,实力与日俱增。  慕容锦自进宫以来,一直是专房之宠,据以前伺候过段终南原配夫人的太监声称,慕容锦眉眼与段终南当年失踪的爱妾天下第一美人游萍有七分神似,所以才独得宠爱。也有传闻段终南是为了制衡皇后任嫣然在朝中的势力,所以才特地扶持了丞相上官正飞和江湖英豪慕容世家。  鸿武十八年,蛰伏数载的燕昭国在北方虎视眈眈,意图为当年太子被斩杀踏雪峡谷之事一雪前耻。另一方面,南方楚忧国看似与世无争,内部却又暗潮涌动。  ************  卷一洛神赋章一 凤仙夜雪节一无情刀  嘈杂的大厅里,熙攘着烤得炙热的炭火味。  曜金国最大的酒楼凤仙店内,挤满了各色穿着棉袍大袄,蓑衣狐裘的草莽大汉。各个身材魁梧,五官粗犷,神情凶恶。他们三五人拼着一张桌子,热络地聊着当今的朝堂、江湖最新发生的逸闻趣事,时不时发出一阵阵哄笑,无非是谁又去了有名的青楼,调戏了哪家的美貌娘子,或者一言不合,拍案而起,脸红脖子粗地准备大打出手,只是为了争论当今天下时时更新的《群贤武林谱》上和自己毫无关系的天下第一们的排名。  凤仙店大堂里最靠角落的四方漆木桌上,坐着个面容普通的少年,少年额发间绾着简单的青布巾,一双仿若白玉精心雕刻的手轻捏着指尖的三彩琼雕瓷酒杯,粉润的唇轻抿着白瓷内晶莹的液体。  屋外是寒冬腊月的凌厉风雪,屋内自然充满了赶路疲惫,饥寒交迫的各路豪强。  凤仙店人满为患,右肩搭着白巾的店小二只能忙不齐地哈腰赔礼,请求这帮饿虎扑食一般的客人能够将就一下几人拼桌。  屋内的喧哗,好似与那白衣少年毫无干系。  明明是一身早已洗得发白的布衣长衫,偏偏让他穿得好似神州大陆最名贵的雪绮天纺里冠绝天下的冰绫绡,自带一股纯净气息,与这吵闹哄哄的大堂完全是两个世界。  啪!  凤仙店正堂的大门被人伸腿狠狠踹开,原本用来抵御风雪的红木门此刻被进门人的气势迫得连左右摇摆都不敢,只得忍受着风雪强劲的欺凌。巨大的温差,让寒冷刺骨的风灌入坐在靠门位置的一众江湖人。有几个已是非常不满,面色皆不善起来。  但是,他们从脚底往上,开始打量着进门人的时候,却全都惊呆了。  来人只穿着一条束腰黑皮裤,腰系一条赤红色绦带,□□着八块霸气腹肌和结实的胸膛,上身穿着个敞口露臂的暗红色嵌金丝的马甲,肩上扛着一把长五尺宽两尺的镶龙青红柄大刀。那人面容狠厉,棱角刚硬,两条大刀眉下利目狭长,嘴唇红厚,嘴畔眼角,喜怒间自带一股风流。那人头发编织成极复杂的麻花,用个雕着狮头的玛瑙铜扣高高束起,狂霸而干练。  喧闹的大堂静了一瞬,顷刻间,江湖游侠们几目相对,便又低头窃窃私语起来。  这不是笑面阎罗无情刀,绝技多情三十六刀的燕无情嘛!  天!他也要去薄暮山庄,参加天下第一洛神大会!  完了完了,那我们岂不是没希望了  他不是还在柳州风月阁追求阁主柳双月嘛,怎么跑来想当薄暮山庄的上门女婿了?  你看他大冬天只穿了个马甲和皮裤,啧啧,漫天大雪都落不到他身上半点!  天!他的内功肯定已臻化境了!啧  听说《群贤武林谱》里,《兵器谱》总榜上,他的无情刀排得进去前十!  凉州地广人稀,我当参加的人不多!刚刚是慕容世家公子,现在又是燕无情!天!我的云雨双姝,我的妻妾成群泡汤了泡汤了!  我还听说,他上个月连挑了黑水河九大山寨  对对对我也听说了  燕无情扛着自己的无情刀,站在门口略微扫了一眼人挤人的大堂,最后目光锁住了角落那个白皙修长的身影。四人座只独独坐他了一人当真是个合适吃饭的地方。  咣!  猛地把至少三十多斤的大刀扔到那白衣人所在的桌上,燕无情堆着笑,跨步大喇喇地坐在了他对面,一双利目打量着他的神色。可是白衣人岿然不动,青葱的手指若有似无地捏着手里的彩瓷杯继续品酒,仿佛燕无情不存在一样,连眼皮也没抬。  朋友,人太多,跟你拼个座。打扰了。原本看着白衣人清丽的背影时,燕无情很期待转过来会看到一张绝世翩翩佳公子的俊雅面孔。可是白衣人的长相着实平庸,半大不小的眼,半大不小的脸,半大不小的鼻总之除了肤色白皙柔嫩,毫无可取之处。你说他难看吧,却也不难看,眉眼极是平整端庄,你说他好看吧,偏偏又没有丝毫好看的由头。

本篇《玉剑沉沦+番外 作者:弥遥夕》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gcls/60739.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续弦+番外 作者:歌逝(下) 誓不争宠 作者:崔罗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