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流水 作者:道德与观察

2016-05-17
关灯
护眼
字体:[ ]
简介: 其实这是一个武侠版法制在线节目
一、
周子峻辞别师门扬鞭上路的时节已是九月,秋高云淡,恰是登高放鹰的好时节。他一路上赶着车悠悠闲闲地走着,就不由想起若还在镖局,这会儿便该是和镖局的兄弟们出城打猎满山追着野兔跑了。去年他们一日猎了五只兔子三只山鸡,可惜让一头鹿子跑了。
他想到这就忍不住笑,便连最机灵的郑家小弟也没看出他是故意让那头鹿跑的。
那是头还未成年的小鹿,眼睛又大又润,就像两颗闪闪发亮的宝石。
他想起那双眼睛,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垂落的车帘,想,那双眼睛和张先生还真像。
他所想的张先生,便是此刻坐在他车内的人,亦是他此行的雇主与任务。
他是川内三江镖局二镖头周冈的徒弟,三江镖局虽不算江湖上数一数二的大镖局,在西南乃至中原也算小有名气。总镖头谭振声以豪迈闻名,虽做的保镖生意,却从不因财失义或是仗势欺压黑道上的朋友,又因为三江镖局素来不保不义之镖来历不明之物,是以江南江北绿林道上朋友也大多卖他面子,走镖二十余年,倒没出过什么大的乱子。他年纪大了之后极少出山,走镖的事便多由他的外甥周冈与大弟子谭重代劳。周冈出身蜀山,以快剑闻名江湖,人称追风剑,出师后应舅父之邀来到三江镖局,性格也和舅舅一样,生性豪爽爱交朋友,虽已年过四旬,但膝下无子,只有周子峻一个徒弟。月初的时候镖局接了宗大买卖,要运一批红货去并州,镖局里上上下下正在忙活,突一日却来了个人,要请一位镖师送他回乡。
那是个生的十分美丽的书生。
虽说用美丽来形容一个男人有点奇怪,但周子峻觉得,只有这个形容才比较恰当。
比如师父生的就叫威武,谭师叔就叫粗犷,代夫子声称自己风度翩翩,谭二哥却说他那叫自命风流。而这个名叫张守墨的书生呢,从雨里走进来,在廊下收了伞微微一笑,就像代夫子房间里挂的那幅《太真出浴图》中的美人一样。唯一不同的是,美人含笑,他却是含愁。
不但含愁,还带病,他从踏进镖局开始到离开,似乎一直都在咳嗽。
这也是他为什么要请人送他回乡的原因。
小生去岁科考不中之后本是到川中来游玩散心的,不想月前竟在山中染上疫病,恐不能持。念及家严在堂十分不安,恨不能一日千里赶回家中以见老父最后一面。然而川中路险,小生又身体欠安,原本随我前来的书童前日又偷偷跑了,小生不敢孤身一人上路,是以前来求助于贵镖局,不知可否请一位镖师护送小生回到家乡?小生倘能于临终之前一见高堂,死而无憾,死后亦感贵局大德。
他说得虽不如何凄楚,却自有一股动人之处。周子峻在一旁瞧着,忍不住便想代师父一口应承下来。
怎会有人忍心拒绝这样的人呢?他有些惆怅地想:可惜这般风流人物,听他所言竟是染上疾病不久于人世,上天真是何其狠心啊!所谓红颜薄命、天妒英才,诚不我欺。
他从未想过这个任务会落到他身上,他虽是周冈的弟子,这两年也跟着师父走南闯北去过不少地方,但论武功、排资历、讲经验他都不是单独走镖的最佳人选,但阴差阳错、机缘巧合,最后不知怎么的这趟镖便落到了他的身上。
张守墨坚持提前付清了镖银。
我信得过贵镖局,我也信得过周兄弟,我若不信,何必找上贵局?
周子峻很感动。被人信赖的感觉比想像中更让人心情愉快,这种愉快让他看上去越发神采飞扬,以至一路上遇到的行人十个里倒有十个忍不住在心里称赞:好一个风华正茂的俊俏少年郎。
周子峻生得很俊,但并不是俗称小白脸的那种俊,他生得虽白,五官却颇有英气,特别是两道浓眉,又黑又长,剑一般斜飞入鬓,一双眼睛黑白分明顾盼神飞,只下巴的线条过于圆润,导致他整个人看上去仍是和气胜过硬气、稚气多过豪气。他虽然年轻也爱热闹,但这回独自出门,却谨遵师父的教诲低调克制,倒把平日里十分的放`荡不覊都尽数收敛了起来,让他的雇主大感意外。

本篇《高山流水 作者:道德与观察》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gcls/58789.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方寸存天地 作者:玄玄于书(上) 语谰池上+番外 作者:青花玉龙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