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原始做代购(三)全本完结—— by:翻云袖

2020-03-25
关灯
护眼
字体:[ ]

  “乌——咳咳!”

  敷敷刚出来就被烟呛到了,她伸手挥散留存不多的烟气,看着乌罗不紧不慢地在雨里掐灭那根怪异的小圆筒,询问道“怎么了?”
  “羲丝醒了。”
  乌罗点了点头,享受了会儿尼古丁跟薄荷带来的宁静,他用冰冷的手指揉按了会儿眉心,这才慢慢走进去。
  羲丝还有点晃神,她安静地坐在那张一边热得要命,一边冷得如冰的炕床上听女人们七嘴八舌地讲话,她们说外面的风雨有多大,说乌罗是怎么样去找她,又问她跑到哪里去了。外头的雨滴噼里啪啦地砸在玻璃窗上,Ch、a销晃晃悠悠地抖动着,灶台里温暖的火光不够大,照得屋子有些黯淡,往窗外看,能看见晦暗的天。
  出乎意料,青并没有落井下石,她摸了摸羲丝打结的头发,他们没有梳子,平常都是用手指或是干脆拿骨刀削掉已经无法梳理的头发,忧心忡忡地询问道“羲丝,你怎么去湖边?”
  大家的爱恨都如同一阵风般,青的确很不高兴羲丝那样子说话,甚至在羲丝不见的时候也依旧非常生气,可是看到她现在这么可怜的模样,什么气都没有了,只剩下担忧与关心。大家一直生活在一起,互帮互助,不管是他们本身也好,亦或者是出于琥珀的命令也好,绝不会轻易因为不合而产生怨愤。
  “我出去,找蜜。”羲丝这时候终于松开手,她手心里有块掰下来的蜂蜜,晶莹剔透地宛如宝石,蜜浆流淌在手心里,她有些失望地说道,“薪睡醒的时候说想吃,我在湖边生气,看见下雨了,想回去,想起来水会冲掉蜂,就去拿蜜,本来好多的,都没有了。”
  敷敷闻言,急忙找了个碗接着蜜,赶忙道“没关系,薪不用吃太多。”
  羲丝这才开心地笑起来,点点头。
  “身体怎么样?”乌罗等她们聊完天才走过去看了看羲丝,见她J、神状态还好,这才放下心来,“有没有什么很痛的地方?”
  “头。”羲丝老实回答,“头后面,痛。”
  乌罗看着她的模样有点无辜的可怜,忍不住笑起来,轻声道“你脑袋撞在石头上了,当然会痛,我是问你有没有别的地方痛,或者是不舒服的?想不想吐,或者有没有觉得很难受,头晕晕的?”
  羲丝摇摇头“没有,只是痛。”
  她很努力地想了想,又很快补充道“我拿着蜜回来的时候,蜂在飞,然后雷下来了,我想跑,一个黑色的东西忽然飞过来,看不清楚是什么,我觉得好痛,就倒下去了。我不是生气不回来的,没有想呆在外面。”
  “我知道。”乌罗点点头,他将毛巾重新拧干,勉强算是给羲丝冷敷了下后脑勺的包,看她头发乱糟糟的,跟泥块纠缠在一起,就轻叹了声,“你最近洗头发要小心点,别太碰着后面的包了。”
  既然没有恶心呕吐,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是血肿而已。
  “哦——”羲丝眨眨眼睛,她安静地靠在乌罗的胸口,任由巫轻柔地抚摸着自己脑后的包,还是觉得有点疼,但是不知道是毛巾还是手指的凉意,又带来一丝丝的缓和,她好像闻到一种很轻柔冰冷的薄荷味,又混着点说不出来的香气,说不上来是什么,只是觉得很好闻。
  羲丝揪紧了乌罗的袖子,她没办法形容,只是觉得巫者像是雪落下的时刻,又像是花初绽的瞬间,叫人看着就觉得疼痛少了许多。
  “好了,你待在这里多休息吧。”乌罗很快就把手抽回去了,他往后一退,羲丝不知怎么的,觉得心里空荡荡的,好像失去了一个温暖的依偎,她仰着脸看向巫者,对方只是平静地去洗了洗手,让众人喝下热水,很快就继续开始忙活自己的事了。
  乌罗在拧自己的衬衣,雨水滴滴答答地顺着手指滴落下去,女人们在场,他没办法去换身衣服,忍不住咬了咬口腔里的R、o,有点不快。
  倒是青看见乌罗浑身S、hi漉漉的,便拿张干净的兽皮将他裹起来,询问要不要烧些热水洗澡。
  她们甚至殷勤地将小木盆摆好,往里头倒好了热水。
  这时候哪有什么男女大防的心思,可是乌罗有,他咬着牙,觉得自己像是误闯了不在营业期的女澡堂,勉强从理智里挤出一句话来“不用了。”
  他们真的得再起个新房子当医务室。
  羲丝的恢复能力相当惊人,她只休息了半个小时就差不多全恢复过来了,肿包当然还没消,不过基本上能跑能跳不成问题了。
  谁都没有提起之前的那场小纠纷。
  稍晚些时候,羲丝就跳下床,她脚上的伤势还是有些严重的,乌罗便给她缠上了绷带,她倒觉得像是什么新奇的装饰,又看又摸,发觉似乎不是丝线。
  绷带通常是棉织物,触感自然跟丝线不同。

本篇《我在原始做代购(三)全本完结—— by:翻云袖》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chuanyue/88794.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我在原始做代购(二)全本完结—— by:翻云袖 我在原始做代购(四)全本完结—— by:翻云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