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原始做代购(二)全本完结—— by:翻云袖

2020-03-25
关灯
护眼
字体:[ ]

 不到猎物,不会太缺乏R、o食,冬天就不一定了。

  这次能打到巨兽,总不可能次次都打得到。
  而果子不提,实虽然吃多了还算顶饿,但到底没有R、o那么能补充体力,总不能到了冬天就勉强混个半饱不死就算过去了。
  “不吃。”出乎意料的是,首领摇摇头,忽然强调道,“都不吃。”
  “R、o坏掉呢?”这回答令乌罗有些不解,一天两天内不吃是可以明白的,可是都不吃是什么意思。他试图思考片刻,还是没能理解首领的脑回路,就算冬天R、o坏得比正常情况下慢很多,可其他食物同样缓慢。难道首领是打算把这些生R、o放久一点,还是觉得它们有毒不能食用?
  不是吧,姐姐,给个机会让我炫耀一下烟熏R、o跟晒腊R、o的手段啊?
  这皮子可能丑了点,但是又不伤及R、o,为什么不吃?
  “不会坏。”首领狡黠地笑了笑,她指向外面,外头开始飘雪了,今天的晴朗仍是伴随着冻入骨髓的寒意,她说,“R、o,用雪藏起来。”
  冰镇巨兽R、o,这么刺激的吗?
  乌罗瞠目结舌,看着首领十分得意地解释着“巫说过,这样,放很久。”不过她很快又摇摇头道,“只是要守,狼兽,会吃。”
  他们还真是来自一个大部落啊。
  乌罗将信将疑地看着首领,知道盐,会雪藏。
  把R、o藏在雪地里冰冻的确是一种冷藏的手法,利用低温来使得R、o类不**,只不过不能放在山洞里进行,因为山洞里的火堆太大,容易让雪团化开,潮S、hi的R、o类反而会烂得更快。而这样的储藏方式只适合在山洞之外的雪地里,冬天仍会有野兽外出捕猎,像是多次袭击部落的狼兽极容易捡到便宜。
  不过因为这样储藏的R、o可以保存很长时间,甚至曾经帮助部落熬过最艰难的时刻,因此首领还是很认可的。
  “你有没有觉得,那个人送来的R、o,能放很久?”乌罗虽然被原始冰箱所打败,但仍然艰难而顽强地试图给首领提出办法,“那个不需要放在雪里,也可以保存上一个冬天,甚至不需要冬天,我们以后每个时节都能吃到R、o,你觉得呢?”
  首领觉得乌罗说得很有道理,不过她仍然果决地拒绝了巫者的提议“不!”
  她听不懂时节是什么意思,只听懂了不需要冬天就可以藏R、o,不过仅有几次跟那个男人交换东西都没有什么好结果。第一次她们死了八个人才换到火,第二次蚩差点生病死了,尽管每次得到的东西都很诱惑人,可要是这次那个男人想拿走的是乌呢?
  “为什么?”乌罗简直是奇了怪了,平日对新事物非常热衷又欢迎的首领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连腌R、o都还没说出口就否决了,难道她是觉得除开雪藏之外保存R、o的方法都是邪教吗?一个原始人没道理这么社会吧?
  甜咸党争也存在原始部落的吗?
  “我们,不去找他!”首领很快就给出了答案,她傲然地抬起头,满脸写着六个字。
  可以,但没必要!
  乌罗捶胸顿足,被气得说不出话直不起腰,他歇了好半晌才说道“我会啊!”
  “啊?”首领呆了呆,反应迅速,“怎么,做?”
  乌罗“……”
  何苦受这个气?
  做腌R、o并不难,乌罗家里就做过两种,一种是用酱油等调料腌制过后风干,一般叫做酱油R、o;另外一种叫烟熏R、o,家家户户还生明火的时候做过,等他长大后就没再做了。酱油R、o不适合这会儿,烟熏R、o就不一样了,它简直就是为了原始人而生的,只需要盐跟火,简单而实用。
  阎送来的这些R、o就比较简单,它们只是用盐腌制后风干的R、o,还腌得特别咸,晒得格外干。
  不过他既然能腌R、o,一定说明附近有盐的来源。
  交易跟盐果也许可以让他自己吃盐不愁,可应该很难得到这么大量的盐来腌制食物,毕竟这年头的盐又不是白菜价。按照首领对那个男人的抵触,她居然都敢偷偷摸摸爬去摘盐果,可见盐的诱惑力在这时候远超过R、o。
  乌罗可不想自己以后变成J、盐批发户,要是这会儿有盐能直接造,那当然是好事。
  “要用盐,跟火。”
  乌罗将首领拉到R、o边,巨兽还没有处理,憨憨兽被剔R、o抽筋扒皮剜骨,这会儿安静乖巧地剩个头,板牙都被敲下来了。巫者没有办法,只好又挪挪地方,拿起一块血淋淋的R、o找大家喝水的陶罐开始清洗。
  首领看得匪夷所思,疑惑道“要,烤R、o?”
  生活不易,乌罗叹气,他摇摇头端过陶器说“不烤。”
  这个陶罐本来是烧水给伤患们擦拭伤口的,不过因为后来水足够用了,就放凉等着人去喝,这个器具开口较大,仿佛一个盆,舀水相当方便,拿来清洗憨憨兽的R、o同样方便。

本篇《我在原始做代购(二)全本完结—— by:翻云袖》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chuanyue/88793.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我在原始做代购(一)全本完结—— by:翻云袖 我在原始做代购(三)全本完结—— by:翻云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