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校草的炮灰情敌(三)+番外全本完结—— by:临葭

2020-03-18
关灯
护眼
字体:[ ]

 心放下书,不敢大声说话,非常上道地闭着嘴出门。

  他们班这次的座位区域划分在最后几排,虽然离舞台很远,不过视野还是不错,而且前排还有领导老师,后面还没人管。
  庄深他们走的最慢,等到的时候,最后一排没人,他顺着坐到了角落了。
  “你们坐在后面看得清吗?”蒋淮坐在前面一排,面对着他们,手撑在椅子上说:“听说这次有街舞社的女士跳舞,我待会还准备站到前面两侧去看!社长长得特好看!”
  沈闻坐在庄深旁边,没什么表情:“嗯。”
  他又垂着眼,温声问庄深道:“我去给你买饮料,想喝什么?”
  庄深:“矿泉水。”
  沈闻眉眼弯了弯:“好。”
  等人走了,蒋淮才一脸沉痛地坐下来。
  他昨天听刘帆说这两人看起来依旧好上了,有点不信。
  他们如果好上了,他怎么一点风声都没听到?
  现在看来,不管好没好上,这事都差不多了。
  第一个节目开始时,沈闻才买了水慢慢悠悠回来。
  全场的灯全部熄灭,舞台上,穿着荧光衣服的学生们正在表演话剧。
  庄深感觉到有人靠近的时候,手指被人轻轻捏住。
  他刚想做什么,反应过来那是谁的手,手上的动作一顿。
  适应了黑暗之后,通过远处传来的一点荧光灯,他看到了沈闻模糊的眉目。
  “水。”沈闻将手里的水递过去。
  庄深刚准备拿过去,沈闻却加大力度,让他没办法抽走。
  “你今天,是故意穿这件衬衫?”沈闻盯着他脖子上严严实实的领口,眼睛微微眯了眯。
  庄深回道:“嗯。”
  为了元旦特意换上,但他观察了一下,似乎没几个人穿衬衫。
  沈闻突然靠近,压着声音道:“你就这么想遮掩?”
  庄深微微一愣:“什么?”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沈闻俯身,在他唇上咬了一口。
 
 
第98章 
  嘴上的力度不太大,沈闻带着惩罚的意味在他唇上磨了一下。
  庄深下意识看了眼前方。
  小剧场内,所有人都对着舞台,一眼望去只剩下整整齐齐的后脑勺。
  有人偏头讨论,有压低了的嘈杂声音传来,虽然几率不大,但前面的人有可能回头。
  庄深抬手推了推他,看着他的眼瞳里一片清亮。
  沈闻垂眼,感受着唇上柔软的温度,将手里的水瓶给他,坐在他旁边。
  庄深拧开水盖,问他:“你刚才说什么遮掩?”
  他微微扬起下颌喝了一口水,舞台上的微光照过来,他唇上染着水光。
  沈闻看着他,想要继续刚才的亲吻。
  庄深还在等他回话。
  “你今天不是故意穿衬衫,遮住脖子后面的牙印?”沈闻抬手,指腹落在他的唇上,轻轻擦去他唇上S、hi润的水痕。
  庄深皱了下眉:“没有。”
  沈闻的手指停住,稍微用力了一些。
  “我听说元旦晚会要穿衬衫才换上。”庄深回他,眼底没有一丝隐瞒。
  沈闻的手指没有放开,因为庄深在说话,他能清晰地感受到手指下摩擦生出的柔嫩。
  少年清淡的眼瞳直直地看着他,眼底乘着细碎的光芒,无害又干净。
  简直要命。
  沈闻靠过去,这一次轻轻地覆上去,一个亲吻转瞬即逝。
  他压着嗓音,眼底暗沉:“不过地下恋情也不错。”
  庄深转头,把沈闻掐在他腰上的手移开,指尖清凉:“好好看表演,闻哥。”
  他音色很轻,最后两个字像是羽毛划过湖心,惊起一阵波澜。
  沈闻磨了磨牙,只能将目光移开,看向台上千篇一律的表演节目。
  *
  京市沈家。
  聂苪静坐在黑色宝马内,对着小镜子理了理自己两侧的长发,将镜子放回包里时,看了眼里面夹着的一张照片。
  车子缓缓停下,一身正装的管家为她拉开门,笑着说:“聂小姐,到了。”
  聂苪静马上合上包,对他礼貌地道谢。
  走进沈家大宅,聂苪静神色自然地跟着管家上楼,听他说:“先生和夫人正在客厅等你。”
  客厅内,沈妈妈看到她过来,对她招招手道:“怎么突然过来了?我都没叫人准备东西。”
  聂苪静给两人打了招呼,坐在另一边的男人对她点点头,只嗯了一声。

本篇《穿成校草的炮灰情敌(三)+番外全本完结—— by:临葭》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chuanyue/88670.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穿成校草的炮灰情敌(二)+番外全本完结—— by:临葭 神仙攻略全本完结—— by:笙箫戚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