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昭如日月(二)+番外全本完结—— by:小狐昔里

2019-12-02
关灯
护眼
字体:[ ]

 成“催命房”,是个例还是普遍了,原主因此付出了性命,他怎么也该查上一查。

  但首先,还是从调养身体开始吧。
  因为常年寒窗苦读,熬夜伏案,饮食不规律,长期不运动,过度饮酒,高中元年纪轻轻,就有各种大大小小的毛病,要知道今年他才二十岁啊。
  “少爷,这是您最爱的红烧R-uo,今天小的赶了大早去集市买的。”
  谭昭:……
  还是从教育书童从科学养生开始吧,这大肥R-uo真的堵心,堵得胃疼。
  这冬月里,书生们的交际活动也减少了不少,原主作为交际达人,自然还有不少帖子邀他出去玩,不过谭某人非常硬气全都拒绝了,托辞说要参加会试努力读书。
  果然拒绝了三四回,就再没有帖子登门。
  然而背地里,谭某人想出门就出门,想逛街就逛街,顺便还去牙行翻腾了一下租房记录,发现所谓的状元房竟有数百处之多,除了城西的贫民区,大大小小分布在京城的巷子里。
  ……太会做生意了。
  书生特别是举人老爷们都要脸皮,这牙行就是抓住了他们绝不会对外说自己住状元房这点,肆意乱吹虚假广告,Ji-an商。
  谭昭随便逛了两处离他宅子近的状元房,风水不吉不凶,气场平和,难道当真是原主倒霉撞上的?
  不,谭昭直觉不是这样的。
  如此过了大半个月,谭昭都一无所获,倒是他一身蛮横的肥R-uo,靠着他灵力冲刷和药浴减掉了不少。
  当然,这可把和顺给心疼坏了,跨上小篮子就要冲去买R-uo:“少爷,您可不要熬坏了身体,都瘦脱相了!”
  谭昭:……行的吧。
  和顺嘴里念叨着什么,挎上小篮子离开了。
  谭昭捏了捏还存在的小肚腩,决定再打一套拳,不过这拳打到一半,就有敲门声传来了。
  和顺不在,他擦了擦头上的虚汗,套上外衣去开门。
  “你是?”
  来人头戴方巾帽,穿青色的圆领袍,年三十左右,生得端方,脸上带着笑容,见他开口,拱手道:“高相公,冒昧到访,在下谢诏。”
  谢诏?谭昭情不自禁地望向来人的帽子,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还礼:“学生拜见谢都尉。”
  谭昭在看谢诏的同时,谢诏自然也在看高中元。
  他俩虽是同乡,却因为年纪少有交集,唯一一次见面就是四年前选驸马的时候,他原以为自己只是陪跑,却没想到自己被点作驸马。
  “谢都尉请。”
  谭昭招待谢诏进门,和顺不在,茶还是他泡的。
  两人相对而坐,谢诏带来的人站在庭中,等谈论家乡谈得差不多,谢诏就道明了来意:“三日后,同乡飨宴,高相公可要同来?”
  谢诏亲自相邀,谭昭一个无名举子,自然是要应下的。
  目的达成,谢诏很快离开。
  谭昭将人送走,掂量了一下手里的帖子,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这位谢驸马眉宇间清气萦绕,当驸马可惜了。
  将帖子放好,谭昭又回去打拳。
  等他的拳打完,和顺挎着一篮子的菜回来了,似乎是受了惊吓的模样。
  “这怎么了?看到什么稀奇事了?”
  和顺放下菜篮子,一脸的惊恐,显是还有些惊魂未定,听到声音,忙道:“少爷,您可还记得前几回同你一块儿争吵的秦相公?”
  谭昭想了想,又想了想,才想起来:“哦,他啊,就非同我争诗会第一那个?”
  和顺点头:“对,就是那位秦相公,他今日被发现死在家中了!”
  “什么?”
  谭昭心头一跳,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和顺打开门,两个身着官服的官差走了进来:“顺天府办案,可是高中元高相公?”
  谭昭:……
 
 
第74章 信了你的邪(二)
  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啊。
  谭昭摸了摸自己的脸, 他最近脸是不是真的有点黑?要不怎么这些麻烦事都一窝蜂地冒出来的呢。
  “在下高中元, 见过两位官差。”
  明朝的顺天府衙, 其实就管管J-i毛蒜皮的小案件,真要扯上大的, 三司啊锦衣卫啊早就跑来截胡了,导致很多人对顺天府的尊重不足。
  高中元无论如何,至少人挺讲礼貌的, 两位官差脸色稍霁, 其中高个的道:“高相公, 不知你可认得山西举子秦牧?”
  谭昭点头:“自然认得。”
  “昨夜子时到丑时,高相公在何处?”

本篇《[综]昭如日月(二)+番外全本完结—— by:小狐昔里》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chuanyue/87104.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 站长推荐作品:
  • SQL Error: select * from ***_ecms_article order by rand() desc limit 22
[综]昭如日月(一)+番外全本完结—— by:小狐昔里 [综]昭如日月(三)+番外全本完结—— by:小狐昔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