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铁甲动帝王(下)全本完结—— by:步帘衣

2019-12-01
关灯
护眼
字体:[ ]

  这对峙甚至没有太久。

  刺伊尔族人在首领的号令下不甘心地打马回撤,放弃这攻入中原的好时机,遗憾地回了老家,但他们并没有放弃,刺伊尔族依然耐心等待下一个时机的到来。
  目送刺伊尔族跑走,狄其野也很遗憾。
  明明是对方先挑事,有个现成的正当理由,没想到最后连交手都没机会。
  顾烈伸手拽住无双的缰绳侧边,让狄其野和自己一起调头:“走了。”
  狄其野勾着唇,和顾烈慢慢地并辔纵马,没一会儿,小声抱怨:“冷。”
  顾烈好笑:“谁让你非不穿羔袍。”
  “我还以为刺伊尔族不怕冷,不想被他们小看,”狄其野很无奈的说,“谁知道他们各个穿的跟大熊似的。”
  “主公,”此时有近卫来报,“北燕皇帝后宫中的柳氏,死在城郊。”
  柳氏?
  柳湄?
  顾烈心中波澜不惊,命道:“带路。”
  狄其野想起游园庆功时众人对顾烈和柳氏女的起哄,当即黑了脸,不情不愿地骑着无双跟在顾烈身后。
  等到了现场,反而是狄其野先唏嘘起来:“多大仇?”
  作者有话要说:  *人作死,就会死(自抱自泣)电影有几个场景真的吓人qwq
  *主公感情线控场蓄力10%
  *柳湄前世今生,做的一切事情都是自我感动,出发点是她臆想中的爱情。前世就因为这样才能坑到顾烈,因为一个自认正义的疯子行事是没有逻辑可循的。而她前世的唯一亮点,疯狂的勇气,也随着她此生真正走到杨平身边失去了,她从一个自己臆想中的复仇女神,跌落到了一个需要面对现实面对后宫争斗的普通女人。这种落差对她来说是很要命的。
  顾烈不爱她却好歹尊重她,杨平心底根本不尊重她,看低她,所以她反复不甘心又不能彻底死心。
 
 
第71章 坚冰未融
  柳湄死状之凄惨, 让狄其野把心间头回生出的若有似无的醋意, 霎时忘到了脑后。
  二人下了马, 狄其野不忍地问:“这杨平怎么回事?”
  不论柳氏做了什么,都不该被如此残忍对待吧?
  顾烈知晓柳湄给杨平下毒,可也觉得罪不至此, 于是看向密探。
  那密探抹了把脸,像是变戏法一般,仅仅是神情眉目的细微调整, 整个人的气质就从平庸无奇一下子恢复成了略带邪气的俊美公子。
  狄其野顺着顾烈的目光, 这才注意到原来一直杵在那等候顾烈问话的是姜延。
  难怪牧廉站在不远处目光炯炯地盯着……
  姜延回答得非常明了:“王后小产,查出柳氏长期在献给杨平和王后的蜜饯中下罂_粟毒, 东窗事发后,有侍女揭发柳氏曾在梦中呼出主公的名字, 杨平怀疑柳氏腹中不是其子,故而剖腹取子, 滴血认亲。”
  顾烈心道不好。
  狄其野都不知是该先惊讶滴血认亲这种不科学手段,还是先把醋吃回来,凉凉地对着顾烈笑了一声。
  “怎么?”顾烈装傻问。
  狄其野轻哼一声, 对地上尸首感叹:“滴血认亲, 愚昧害人。”
  御医张老听闻北燕皇室发生惨案,慢慢踱步过来,发现还真是一点救人的余地都没有,死得透透的,抬首听到狄其野这句话, 很是赞同地点点头:“狄将军所言极是。”
  听他们都这么说,姜延好奇地问:“滴血、合血,这二种认亲之法,难道有什么差错不成?”
  自古以来,若是骨R-uo有疑,只有两种方法可以查验:一是滴血法,适用于亲人已故去的情况,将血滴在亲人白骨上,若能渗入,就是家人,若不能渗入,就是外人;二是合血法,适用于亲人尚在的情况,将二人血液放在一碗水中,若能相融,就是至亲,若不能相融,就毫无关系。
  这两种方法合称滴血认亲,沿用至今,从未有人生疑。
  张老兴致勃勃道:“老夫试过,就滴血法而言,若是刚死之人的白骨,滴什么都无法渗透,葬下去再挖出来的,滴什么都能渗入白骨中。合血法更不可靠,只要是碗清水,任两个人的血都能融到一起去。”
  张老说的这番话,要是让旁人听去,不骂他是老疯子,也要对这个大胆包天拿人骨试验的老头敬而远之。
  好在在场的都不是一般人,狄其野是穿越的,顾烈当了一辈子帝王见多识广而且最擅长不动声色,姜延是个行于暗地的密探,牧廉干脆是个小疯子。
  姜延只是惊讶,惊讶过后,他低叹道:“若果真如此,从古至今,出了多少冤案?怎的都无人生疑?”
  这个问题的答案,狄其野认为再明显不过:“滴血认亲,被怀疑的多是女子,在你们这,女子总是受苦的。妇人一旦被认为不贞,她和她的儿女就立刻被排斥,有几个人敢冒着被泼污水的下场为她说话?”

本篇《当年铁甲动帝王(下)全本完结—— by:步帘衣》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chuanyue/87085.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 站长推荐作品:
  • SQL Error: select * from ***_ecms_article order by rand() desc limit 22
当年铁甲动帝王(上)全本完结—— by:步帘衣 我给残疾大佬送温暖(一)全本完结—— by:墨水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