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攻他以貌取人[快穿](下)全本完结—— by:符宝

2019-11-08
关灯
护眼
字体:[ ]

 

 
陈嘉又穿了那件浴袍,浑身s-Hi漉漉地站在门口,眼里也满是s-Hi气,直勾勾地看着他。
萧钺深吸了口气,把煮面的火关上,然后就大步朝陈嘉走过去。
……
第二天一早,萧钺准时醒来,醒后的十分钟冥想,想的都是陈嘉,他的一颦一笑、一言一行、穿衣服的时候、不穿衣服的时候……
萧钺赶紧停下冥想,小心地从陈嘉身下把手臂拿出来,然后轻手轻脚地下了床。
洗漱、喝水、运动、做早饭,早饭刚做好,陈嘉就醒了,睡眼惺忪地举着他的手机:“哥,你有短信。”
萧钺接过手机:“吵着你了?”他睡前都会静音的,昨晚却是破天荒地顾不得了。
“没,我自己醒的。”陈嘉顺势抱住他的腰,还有些瞌睡地把头靠在他胸前。
萧钺一看是未知号码发来的短信,心里就清楚了,打开一看,果然是教会发来的消息,提醒他汇款。
陈嘉也看见了,好奇地问他:“哥,你要给他们打多少钱啊?”
对于金钱,萧钺显得比较无所谓:“每个月打工资的一半。”
陈嘉对金钱也没有太强的概念,只是觉得一半有点儿多,撇了下嘴:“所有上三角都是一半?”
“等级越高,比例越高。” 
“吸血鬼。”陈嘉又想起什么,这些钱,可能多数人都是自愿缴纳的,但一定也有被逼迫的,坦若有许多控制人的手段——涉及隐私的调查问卷、意乱情迷时的录像……
这些东西使教众被教会牢牢控制着,当他们忠诚时,这些东西伤害不到他们,但如果谁想离开坦若,这些东西就可以使这些颇有社会地位的人身败名裂。
他问萧钺:“哥,你做他们的调查问卷的时候有没有被他们知道什么把柄吗?”
萧钺垂眸看着他,平静地说:“有。”
陈嘉一惊,忙从他怀里站直了,担忧地看着他:“什么?”
萧钺在他鼻尖点了一下,“你。”
陈嘉眨眨眼,听见萧钺继续说:“我爱上了自己弟弟,这是我的把柄。”
陈嘉“噗”地笑出来,他知道萧钺虽然看着古板,但其实跟本不在乎这些世俗眼光,他笑着看着萧钺:“你是故意的。”
萧钺也微笑起来,“是,不留点儿什么在他们手里,他们不会对我放心。”
陈嘉眼神变得有几分幽深:“除了这个,你就没做过什么亏心事吗?比如……”他想了想,“比如欺负学生啊,贪/污研究经费啊,收取考生的贿赂什么的。”
萧钺笑意更浓:“你从哪儿知道的这些东西?”
他没有回答陈嘉的问题,陈嘉却知道答案,又环上了他的腰,“哥,你真Ba-ng。”萧钺就如一棵青松,刚直不阿、清洁污垢地屹立于世,如果说有什么人值得让人去崇敬和膜拜,也应该是萧钺这样的人,而非修诚那种。
两人吃完早饭,一起去了书房。
陈嘉平时仪态优雅,但一到了两人独处的时候,就容易显得懒洋洋的,喜欢随便找个地方一窝或者一靠。萧钺便在书房里添了一个两人的小沙发,平时他坐在书桌旁看书时,陈嘉就自己一人窝在里面,好像一只蜷在窝里的惬意的猫咪。
萧钺在线转完“会费”,转头对陈嘉说:“嘉嘉,我要和你说一件事,你听了别急。”
他声音严肃,让陈嘉一下子坐直了身子:“什么事?”
“为了在教会里更好地保护你,我要把你收为我的门徒,这样别人就不能动你。而我自己,要到教父的级别。”
陈嘉一下子瞪大了眼睛,直直地看着他,然后又把手指放到嘴边,想啃指甲。
萧钺站起身走到他旁边,把他的手握着:“别紧张,那些人承受得住,我就承受得住。”
陈嘉紧张地两条腿并到一起,神经质似的磕着膝盖,他一想象萧钺被那样吊着的情景,就觉得要疯。
萧钺坐到他身侧将他搂在怀里:“别怕。”陈嘉立刻反手紧紧抱住他,咬着牙说:“要不然……我们只把那些女孩儿救出来算了。”
救出失足少女,这才是他们的任务。他之前想摧毁邪恶组织,纯粹是出于为民除害的公德心。
“留着那个毒窝,让它继续害人,你甘心吗?”萧钺柔声问他。
陈嘉沉默了,轻轻摇了摇头。
萧钺吻了吻他的额角:“我也不甘心。自古以来多少人为了大义与大爱牺牲自我,我受这一点儿伤又算什么呢?”
陈嘉闷声说:“那仪式前你先吃片止疼药。”
萧钺又笑起来,“好。”

本篇《老攻他以貌取人[快穿](下)全本完结—— by:符宝》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chuanyue/86676.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 站长推荐作品:
  • SQL Error: select * from ***_ecms_article order by rand() desc limit 22
老攻他以貌取人[快穿](中)全本完结—— by:符宝 穿成反派昏君的鹤宠(上)全本完结—— by:扶风琉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