揣着崽就不能离婚吗?+番外全本完结—— by:蒸汽桃

2019-09-28
关灯
护眼
字体:[ ]

  文案:解春潮被人绑架之后,他满心信任期盼的人没能来救他,任由着他在孤独的等待中死去,还失去了腹中的孩子。

  他在一年前的除夕夜中醒来,发现自己重生了。
  前尘旧事仿佛大梦一场,他再不是那个眼瞎的当局者。
  解春潮:方家少爷豪门独苗是吗?高攀不起,离婚离婚。
  方明执:我,财色双全,不招人喜欢吗?
  解春潮:不招,离婚离婚。
  方明执:媳妇!哥!祖宗!我开窍了,别不要我!
  解春潮:要不起,离婚离婚。
  方明执:你都有我孩子了,我得负责。
  解春潮:不是你的别瞎说。
  方明执:我的!就是我的!!【高亢】
  前期榆木疙瘩后期护妻醋J-i,ng攻X放飞自我佛系病弱受
  年下,1v1无脑狗血甜宠文,有误会总是会解开的。
  扫雷:生子。是甜文但是不是一秒甜,会有个慢慢成熟的过程。
 
  内容标签: 生子 年下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解春潮,方明执 ┃ 配角:预收看看吧,好甜的! ┃ 其它:
 
 
第1章 
  除夕夜,宝京市早就明令禁止市区燃放烟花,郊区却是不断有五光十色的星芒腾空,黯淡了远处的万家灯火。
  “咻——啪!”不远处一朵金色的巨大烟花盛放在深蓝色的夜幕之上,惊醒了沉睡中的解春潮。
  “不!不要!”他似乎还没能从梦魇中脱身,不断哽咽着向后挣扎。
  夜空中不断有彩色的烟花升起,将空旷的房间映得光影斑驳。
  解春潮在不断变换的光线中慢慢回神,看清了身边柔软的欧式铁雕花大床,低垂的牙白色丝帐,他尚还s-Hi润的双眼倏地张大了。
  这是方家在京郊的别馆,但是这……怎么可能?
  他急忙摸向自己的下腹,平平的,还能隐约摸到浅浅的腹肌,一丝没有那个小生命的痕迹。
  他不置信地掀起睡衣,很光滑,在柔柔的夜色中显得尤为白皙,没有他怀孕时那些淡粉色的细纹。
  解春潮在床上僵坐了片刻,床头柜上忽然亮起微弱的电子光。他倾身摸到了手机。
  桌面上有一条短讯:春潮,新年快乐,愿你新的一年平平安安,简单从心。哥哥
  解春潮记得这条消息,因为他到死都没能做到祝福里的八个字。
  他看向收信时间,一股寒意从脊梁骨上笔直地窜了上来:2018年2月15日。
  解春潮紧紧地攥着手机,大颗的泪水顺着他的鼻梁滑落在了他的睡衣上,洇开一圈淡淡的水渍。
  原来是我重生了。
  原来我跪在黑暗中等了那么久,所有的祈祷,神明都没有在听。
  原来方明执到最后,没有来救我,也没来救他的孩子。
  前一世里解春潮对方明执无条件的信任依赖,在他失去了自己的生命和腹中的胎儿之后,都显得愚蠢又可笑。
  解春潮撑着身子坐起来,打开卧室里的顶灯,暖黄色的灯光瞬间充满了偌大的房间,虽然依旧有着空荡荡的冷清感,但那种重生后的不真实渐渐被驱散了。
  他看着床头柜上支着的红木相框,里头是他自己和一个样貌极为英气的年轻男人。
  照片里,解春潮穿着一件浅灰色的套头帽衫,腼腆地看着镜头微笑。方明执比他高出去大半头,姜黄色的毛衣里套着一件浅蓝色的衬衫,头发有些乱蓬蓬的,脸上还带着一丝不耐烦。
  以前,解春潮以为方明执只是不爱照相,但是如今他能从那张明艳肆意的脸上解读出来对身边人的厌恶和对这段关系的无奈。
  他以前总为方明执的疏远找借口,现在回想起来也是可笑。
  方明执是什么人?宝京首富方建业的独子,方圆帝国唯一的继承人。只不过他性格实在孤僻了些,不然有这样的身家样貌,情史应该丰富得可以出书了,而不是听从家中安排,和这样一个出身平凡的解春潮结婚。
  当初方明执出现在解春潮开的书吧里,彬彬有礼地邀请他一起共进晚餐,解春潮还以为是什么低俗的玩笑,让书吧里挤成一堆儿围观的小姑娘们赶紧散开。
  后来两家的家长带着他们正式见了一面,解春潮才知道方明执就是方爷爷那个神秘又优秀的孙子。
  解春潮的爷爷是方爷爷的老首长,解春潮很小的时候就认识方爷爷了。他四岁多的时候,方明执的妈妈肚子刚显怀,两家就把亲事定了下来。
  只不过方明执挺小的时候就出了国,解春潮只听说过,没真正见过这个传闻中的未婚夫。
  但这并不妨碍解春潮爱方明执。
  可惜方明执是出了名的工作狂。结婚之后的半年,解春潮每个月顶多能匆匆见他几面。

本篇《揣着崽就不能离婚吗?+番外全本完结—— by:蒸汽桃》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chuanyue/85972.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 站长推荐作品:
  • SQL Error: select * from ***_ecms_article order by rand() desc limit 22
穿到修真界考教资全本完结—— by:伍音 穿成男二的我被男主盯上了 [穿书]+番外全本完结—— by:干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