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秦记之不辞流年(穿越)下+番外——缘明轻

2016-10-22
关灯
护眼
字体:[ ]

第四十七章:发现

善柔随着太医走了一程,然后找了个机会又溜了出来,在宫中她随时随地的都保持着戒心,力求将每一件事情都做到不留破绽。
细节上的问题,更是从不马虎,这也是她一直以来的习惯,所以她才能活到现在。
对于嬴政的寝宫,善柔已经将四周都探过了,既然当时嬴政和项少龙能在不惊动其他人的前提下,翻墙到了御花园,便说明了有一天,也许有人能不知不觉的从御花园里到达寝宫之中。
只是这种假设,暂时不在嬴政的考虑范围之内罢了,毕竟他心里还是有些怀念,能多留一会儿清净就多留一会儿吧。
善柔本就善于观察和隐藏,有心之下,发现了这个秘密,只是善柔发现了之后,未免意外,也从来未从那处进去过,只是暗记在心,以待有用的时候再用,如今,便是用上了。
她本来这次进来也只是探探路,好确认自己的猜测的,可不想,一进入这个地方,就发现了不错的环境下有人活动的痕迹,心下大惊,一时之间有些不确定是不是该继续。
冷静下来又细细观察之后,心里稍微的平复下来,就算有人知道,也绝对不多,而且知道的人,也绝不常常来这里。
即使如此,善柔的心下,又存了几分谨慎,小心收敛着气息和痕迹,不让任何人发现。
一路随着那人留下的蛛丝马迹追踪而来,果然到了嬴政的寝宫外围,并且不知是幸运还是别的原因,也未见一个侍卫在这里周围。
阿正,我手用不了力,不如你帮我抹药吧?项少龙往手上倒了一下药酒,就往腹部抹去,龇牙咧嘴的样子颇有些让人不忍目睹的样子。
项少龙开始的时候,并不让任何人帮忙,让所有人都下去了,嬴政看他坚持,虽然不是很理解,但也尊重他的意愿,便没有反驳他,反而处处顺着他。
但是看看现在项少龙一脸无赖的样子,嬴政表面不动声色,但是心里稍有无力,拿过他手中的药酒道:既然做不了,还逞强让人都下去做什么?虽然貌似是很平常的一句话,但是项少龙就是能听出他平静语调下的没好气,心里暗自得意,恐怕也就只有他能有这般的待遇了,也只有他能发现嬴政隐藏着的情绪了。
其实也没什么,不过是我自己下不了狠手罢了,你就帮帮我吧。
项少龙嘴上貌似退让着。
躺好。
嬴政不以为意,平静的命令道,虽然在面对项少龙的事情上,嬴政少了对别人那样作为君王的说一不二,但是习惯喜爱用命令的口气说话这种性格,倒是从不曾故意掩饰或回避。
以前的项少龙听到了不以为然,皇帝喜欢用命令的口气说话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现在的他听了这种语气,倒是颇有些甘之如饴的迹象了,神经粗大原来除了天生之外,后天也可以养成的。
嬴政低着头,认真的将药酒倒在手上,认真的履行着医嘱力求将药酒发挥最大的作用,项少龙这次不用装了,脸上的表情不用调整,都是有些扭曲的了,嬴政看着好笑道:真的很疼的话,不如我让专业的人来吧。
项少龙明显很疼,却偏要在脸上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咬牙切齿的说着不疼,倒是让嬴政存心用力的心去了几分,却是不知道项少龙心中所想,抹药酒终究是要疼的,还不如就让嬴政来,他自己也算是占了点便宜。
不过随后又有些头疼的感觉,这种情况其实怎么看都是嬴政占了他的便宜,但是怎么样都顶不住那个人对他还没什么别的想法,所以说来说去,即使被占了便宜其实也是他自己乐意的。
嬴政做什么事情都显得认真,说是给项少龙抹药酒就是抹药酒,尤其手下的淤青还是他弄得,到让他更添了几分用心,也就不大去看项少龙的表情了,省的被他多变的表情弄得最后下不了手就不好了。
阿正,我们一直这样下去吧。
项少龙柔声道:你陪着我,我也陪着你。
嬴政听了这句话,终究是抬头看了项少龙一眼,项少龙也不避开,直直的对上嬴政的眼睛,非常认真的样子,让嬴政本来想调笑两句的话怎么都没有说出口,最后又低下头继续抹药酒,连带着一句:好啊。

本篇《寻秦记之不辞流年(穿越)下+番外——缘明轻》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chuanyue/431.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 站长推荐作品:
  • SQL Error: select * from ***_ecms_article order by rand() desc limit 22
进击的傀儡师(穿越)中——枫香 快穿之为了成为汤姆苏而奋斗(穿越)下+番外——墨色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