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旋的姐姐全本完结—— by:赵骊骃

2019-09-12
关灯
护眼
字体:[ ]

  文案

父母离婚后,随母亲离开家乡近十年的柳星南因奶奶病重新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小镇,为奶奶筹备葬礼之际,重逢了少时旧友顾承恩的弟弟顾承泽,顾承泽交给柳星南一本姐姐的手记,手记里是自两人分开后顾承恩写给柳星南的九封信,每封信都让柳星南一点点忆起了刻意被自己封尘多年的岁月,银河校园,涛声广播站,旧教堂里的紫花地丁,年少时无力承接与面对的情谊,与父亲多年的隔阂,随着十年间不断的手记,逐封化解,十年的不完满,在此时完满。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承恩柳星南 ┃ 配角:顾承泽 ┃ 其它:
 
第 1 章
  六点零五;
  深紫朝颜上的露水;
  我被黑巧克力炸开了味蕾;
  绿叶蔽着的架子下;
  溺在你匿了星子的眸子里;
  带来无妄之灾的瞳达;
  桌上的苹果气泡茶,角落里洋葱开了花;
  我委屈在朋友这个身份太久了;
  想写你;
  告诉你吗?如果你现在就在眼前的话?
  我是感性的天才,我无与伦比的柔软;
  我是夜晚独自挑月光的人,一人建了一座空城;
  城里造了你一千个泡影,泡影里你有一千张面孔;
  猜不到你会拿出哪一面,怕不是温柔的那一面;
  于是在走出沉默之前,亦先修好了诡辩;
  我是现世的叛逆者,后世的未被毒害者;
  我困于心中的猫;
  终于破膛而出引发了一场心血潮;
  六点零五的花架下;
  晨雾浸没了我们俩;
  这场情瘴从那时就开始了。
  
  一、
  看到镇口的梧桐树了。
  一路开过来沿路变化如此之大,那棵老梧桐竟然还在,很多个周日的下午五点,太阳开始变成红色的时候,梧桐树的叶子被晒得发旧的时候,顾承恩都会拎着她那个红色的大口袋站在树下等着她。柳星南看了看在副驾上睡着的丈夫,不知道为什么,希望这时候他先别醒来。
  镇子的主街宽了许多,自初三父母离婚后,已近十年未归,邻门邻户想必有拆有建看着都只有半点印象,自家的宅子没变,只是,十年前曾作为镇上富康之家的模范,被很多大小官员参观过的引以为傲的宅子,现在再看是一点也不出彩了。
  柳星南同丈夫推开门走了进去,院子静静的,就在她考虑是该像之前一样直接走进屋子里还是如客人般在照壁前喊一嗓子的时候,屋子里的人听见响动迎了出来,是父亲。
  “南南?南南!太久没回来了,旁儿这是小周吧?”
  “周旭。”
  “来来来,小周,快进屋里,这年底是最冷的时候。”
  父亲老太多了,额头出现刀刻似得横纹,嘴看起来干瘪瘪的,显得上牙骨都往起凸了,一辈子没受过什么苦的人竟被岁月愣是拖成了一副受苦相,等进了里屋见到了奶奶,柳星南才明白父亲那张老脸顶多算一个善意的缓冲,将老之人的脸像放时间长了萎缩掉的苹果,而将死之人的脸像沤霉了的核桃。
  奶奶已经无法起身,她尽量的把瘦得仅剩皮骨的脸向柳星南转过来,眼睛浑浊不堪,有一瞬却烁烁有神,嘴巴张了张想说话,两侧颌骨便扯成一个清楚又奇怪的弧度,枯枝一般的手伸过来,上面连着的两条输液管跟着晃动起来。
  她被这眼神看的怯,看的悚然,记忆中的奶奶身体一向强健,六十岁的时候还是一口好牙,现在依旧一口好牙,整个人却缩水到剩一副骨架,食道癌死死掐住了她的脖子,上帝的手固然幽默残忍,无远弗届。
  她握住那只已经没有力气回握的手,轻轻地说:“奶奶,我回来陪您过年了。”
  旁边立着的父亲也赶忙说:“妈,南南去年结婚了,这是小周,周旭。”
  周旭说:“奶奶,我来看您。”
  老人满意地弯了弯眼睛,就闭上了,她剩的力气实在不多。
  父亲在奶奶耳边问:“妈,喝点水?”
  奶奶依旧闭着眼,微微张开嘴,父亲将一小勺水喂到奶奶嘴里,然后又托着她的头让她吐出来。
  水,在一个月前就喝不下了,这只是缓解口干的一点安慰。
  柳星南看着父亲低着头熟络地做着这些,发现他头顶的头发稀的快遮不住头皮了。
  “除了护工,这边就您一个人?”柳星南问。
  “不,你琴姨也一直在,就是知道你回来,怕你不想见她…”
  “您让她过来这边吧,她不在也不好看。”
  都这时候了,怎么好看怎么来吧。
  终是没等到新的一年,老人在当天的深夜时分断了气,似是看过了最后一个想见的子孙,心散后神自灭。

本篇《凯旋的姐姐全本完结—— by:赵骊骃》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blgl/85742.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 站长推荐作品:
  • SQL Error: select * from ***_ecms_article order by rand() desc limit 22
一不小心娶了皇后小姐姐(下)全本完结—— by:笔墨迹象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