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人受过三——红尘紫陌

2011-08-19
关灯
护眼
字体:[ ]

无此繁华无此愁
张大哥的电话找你。
汉威回了句,只半入半出的立在书房门口,没敢全身进去。

电话响了,汉辰也不和他计较,抄起书桌上的电话说:伙计,这么晚找我有事吗?
汉威见大哥本来随意的神色忽然严肃起来,沉默一下,就听大哥又说:总座钧安,不知道有什么吩咐。

难道是何老狐狸打来的电话?汉威听了大哥的话心里一凉,不由自主的瞟了眼座钟,凌晨一点半。
汉威心里骂了句没
病吧,都什么时候了。

汉辰尚好,多谢总座挂念,~~是,~~是~汉威听大哥草草的应对几句,电话挂下了。

哥,没事吧?汉威小心谨慎的问,一脸的担忧。

汉辰不动声色的接着用手背翻压着案上的书,头也不抬的说:总座打来的,就是问候一句到家没有,嘱咐好好休息。

汉威站在原处不动,他心里已经明白,这何先生怕未必是来兴师问罪的。
一种念头从心底升出来时,汉威觉得似乎屋
外的寒风从后背灌了进来。
何先生貌似来审问大哥和自己,又不知道从哪个旮旯把失踪了十多年而且杨家找了多年都
没找到的顾老夫子寻来,还闹出个师出同门的典故,如今又问寒问暖的又送行又问候,明明是在费尽心机的收买大哥
吗。

见汉威呆立在门口不动,汉辰抬头吩咐说:你去睡吧。

哥,我怎么觉得~~汉威犹豫着不知道怎么跟大哥表达。

有话说话,没话回你房间去。
汉辰又低头看书。

汉威小心的走到衣架前,拿了件斗篷走到大哥近前披在大哥身上。
立了一下,说:大哥,你不觉得何先生来的怪吗?

汉辰侧头看着弟弟。

汉威怎么想怎么觉得,怎么演戏一样。
象《三国》里曹操对关羽的上马襟、下马迎的收买讨好。

听了汉威的点拨,汉辰脸上泛出丝笑,说:哥的威儿长大了,今天哥才发现。
汉辰欣慰的伸手去抚摸汉威的头,但
手上的疼痛和尴尬又泛上他的脸颊。
好在汉辰把持得好,只是稍纵即逝又换上温和的笑意怅然对汉威说:你的话也不
尽然对,大哥可比不了关老爷,你我兄弟也只有这位长官。

大哥,这何先生~~我怎么觉得~~可怕~~。
汉威嘟囔着。

可怕就对了,长官多是令人敬畏的,你不是也怕大哥吗?
不是那个可怕~汉威皱了眉,哥没见他当初对子卿哥多体贴关怀,可子卿哥现在~~就跟中了邪似的,临去赴死还
穿了何先生送他的袍子。
大哥你可别请个活祖宗回来,一个顾夫子还不够,又多个何先生~~说到这里,汉威忽然心
里想,胡子卿是感情外露真性情的人,怕当初易帜投靠何先生时,何先生定然也是用这种办法极尽拉拢子卿哥的,才
让子卿哥对他情深意重的不可自拔。
到了后来,子卿哥为了心中的理想挂印封金背叛何先生去跟那边联合的时候
,还是走不出在西安演了出《华容道》的套路。
你是不是真欠打了!大哥忽然疾言厉色。
不是不许你提那个名字。

汉威才意识到,他又犯了大哥的讳,提到胡子卿。

汉威怅然的出了书房,胡伯正在书房门口候着,见汉威出来就轻声问:大爷接完电话了?
汉威点点头。

胡伯端了碗热汤进了书房。

汉威迟疑着不敢去睡,总觉得心里不踏实,最近的变故太多了,尤其今天晚上俨然打了场硬仗。

汉威挪蹭着坐在楼梯的台阶上,静静的不肯去睡。
胡伯路过时,对他低声说:小爷,你去睡吧,大爷那里,有我照应

不早了,快去睡。

汉威欲言又止,胡伯俯身对他话里有话的说:胡伯都明白,大爷那里,今晚有胡伯照应。

汉威坐在楼梯发呆,不一会儿,胡伯端了一碟黏糊糊的药腥味扑鼻的东西从他身边路过,走进书房。
汉威尾随到门口

本篇《代人受过三——红尘紫陌》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blgl/48879.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君若思音 上——ninaan 重生之炮灰也有春天 上——芹菜香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