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主沉浮(第二部 修改版)——千觞

2011-09-26
关灯
护眼
字体:[ ]

88
雷海城做了个很长的梦。
梦里,依然金戈铁马,刀光剑影。
苍穹千鸟飞绝,大地狼烟冲云,白骨堆积如山。
他在忘我厮杀的千军万马中寻找著那个挺拔身影。
明明看到那人就离他咫尺,身披战甲,手持长枪,淡淡地笑著。

等他靠近,伸手去牵的时候,手掌却穿过了那人身体,摸到的只是个虚幻的影子。
他骇然,想喊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想动也动不了,只能看著那人从他身边慢慢地走远,走进烈焰狂舞的战场,看著一
刀过处,那人一条手臂被齐肩卸掉,远远飞了出去。
鲜血豔若桃花,溅满他双眼。
不!────
他狂叫。
雷海城一只温和带茧的手掌摸上他额头,替他拭著涔涔冷汗。
触感如此之真实,雷海城终是从梦魇中苏醒,睁眸,明亮的烛焰立时刺痛了眼眶。
他闭了闭眼睛,听见另一个熟悉的声音喜极而泣。
海城,你终於醒了。
明周?!他有点混乱地再度张开眼。
面前,果然是明周挂满泪水的脸。
少年双眼哭得红肿,眼睑却又青又黑,明显熬夜的後果。
雷海城视线转向头顶,手掌的主人,澜王冷寿同样一脸憔悴又掩不住欢喜。
床前,青铜瑞兽香炉里正焚著安神熏香。
淡白烟雾,在华丽织锦的明黄帘帐间迂回缭绕。
绘著腾龙花纹的幔罗轻纱直垂至白玉地面,随风微晃,和身下柔软如云絮的被褥一起提醒雷海城这绝不是他晕厥前的
战场。
只是,为什麽冷寿和明周身上,都穿著白麻衣?就连远处角落里侍立的几个侍女也全身皆素。
这里是天靖皇宫。
冷寿似是看出了雷海城的不安,扶著他靠坐床头,怜惜地拍了拍他的手。
从那天起,你足足
昏迷了一个月。
我军已经夺回了坎离与安若两城班师回朝。
一个月?雷海城难以置信地掀开被子,望向自己的身体。
各处伤口确实接近痊愈,连小腿和腰背那几处受创最严重的
地方也愈合得七七八八。
他的体力,什麽时候开始差到这个地步?以往再重的伤势,也不至於令他昏睡月余。
还有──
冷玄呢?既然他获救,那冷玄也应当无虞。
冷寿正端著碗侍女奉上的药粥,准备递给雷海城,闻言微微一颤,停了手,面露难色。
一丝不详如同滴在清水中的墨汁,慢慢地在雷海城心底化开。
目光自冷寿脸上缓缓移过,停驻床前的明周身上。
明周早止了泪。
数月不见,少年个头明显窜高了一截,双肩也比雷海城印象里宽了不少,此刻却抖得厉害。
你父皇他人呢?雷海城陡然伸手,扼住了明周肩膀。
明周吃痛却忍著没出声,只求助地望向冷寿。
冷寿长长叹了口气,放下粥碗,将明周从雷海城掌中拖了出来,摇头道:他死了。
皇太叔!明周急叫著想阻拦,但已迟了。
死了?雷海城似乎无法消化这两个字眼,怔怔看著面前担忧的两人,忽然微笑道:胡说!我既然得救,他又怎麽可
能有事?我可是把他护得好好的,谁也别想伤到他。
冷寿看到他反常的笑容,神色更黯淡几分,柔声道:雷海城,亲卫们赶到你们附近时,你已经昏厥,是皇上从西岐
将士的包围中将你推了出来。
亲卫只接住了你,却来不及救皇上乱战之後,连尸身也未找到。
他越说越低,最後几近无声。
殿内死寂如坟,只闻诸人沈重呼吸。
雷海城只是呆呆地听,脸上还挂著微笑,却已僵硬。
当冷寿和明周以为他被这噩耗惊傻时,雷海城居然又笑了笑。
找不到尸体就好,他应该还活著。
雷海城你!冷寿眼光里满含怜悯,最终咬了咬牙,对明周道:去把它拿来吧。
一个漆黑描金的檀香木盒被明周捧到了床前。
少年的双手,战栗著打开了盒盖。
纯黑色的绸缎衬垫上,平摊著一片尺许见方的皮子,泛著死灰色。
上面的桃花刺青,却越发的妖豔,与烙痕交织出令人毛骨悚然的诡异。
雷海城定定地盯著这方人皮,呼吸已然停顿。

本篇《谁主沉浮(第二部 修改版)——千觞》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blgl/48306.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树欲静而风不止(多攻)中——祝小九 树欲静而风不止(多攻)下+番外——祝小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