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蚕蛊 下——花信风

2012-02-25
关灯
护眼
字体:[ ]

74.
这是我的,这是我的,这也是我的,这些都是我的
金蚕的手指一点一点的在吴筠脸上滑动,沿着嘴角溢出的晶亮亮的水线,从唇角一路滑到下巴,然后是脖子,然后
吴筠终于回过神来,看了看周围熟悉的布置是自己的卧室,一把按住金蚕的小手,金蚕刚刚吐出两个字吴筠就闭嘴了,声音太暗哑了,满满的都是未曾纾解的情欲。
金蚕俯身倒在吴筠身上,一双圆溜溜的眼珠直直的对着吴筠的双眼,手还充满占有欲的压在吴筠的唇角,这些都是我的,你为什么要拿给别人去吃?
吴筠全身因为欲念而燥热难耐,勉强吞咽了下口水让喉咙不要那么干涩,才出声道:金蚕,你和顼怎么到那里去的?顼呢?
我在这里。
小龙从门外冒出头来,手里端着一盘吴筠似曾相识的、主体为西瓜的三层楼水果拼盘,要不要吃?
呃,不用了。
吴筠想起来了,之前在酒吧里,那吧台上摆的拼盘就是这个。
你出去吃!金蚕也不高兴。
于是小龙捧着水果拼盘乐滋滋的出去了。
金蚕是抓了吴筠就瞬移回来的,所以吴筠目前的情况和刚才与那男人激吻时候没有多大差别,甚至,因为被金蚕压在床上,胸口的衬衣被无意掀起,看上去比刚才在电梯前要更加可口此处是金蚕的感觉。
不过,一想到这样的吴筠居然被别人吃了虽然只吃了一点点金蚕就气得眼睛发红,并在心头暗暗忖度要用个什么样的诅咒。
至于之前在小树林前骗他的那些人,就暂时放过好了。
毕竟,比起欺骗来,还是夺食的仇恨大些。
不过,现在,金蚕觉得他有些饿了。
金蚕
吴筠惊喘一声,抬腿踢开金蚕,然后猛地坐起来,同时把一边叠得好好的被子扯了过来,状似随意的盖在自己腹部,遮住了下身的变化。
下去!
不!金蚕气鼓鼓的拒绝,你又想把我们关在屋里,然后去把我的东西给别人吃是不是?
吴筠现在被满身的情欲折腾得说不出话,勉强道:你想多了,我只是去洗澡。
那也不行!金蚕霸道的道,除非你让我帮你洗。
吴筠慢慢的平复着下腹的燥热,一边眯着眼懒懒的道:金蚕别闹,嗯?我现在真的是要去洗澡。
我身上难受的很,不会出去了。
你难受我可以帮你。
你知道怎么帮吗?吴筠几乎是在呻吟了。
我当然知道!金蚕昂着小脑袋,只要我变大就可以了!
吴筠强行按压下自己心头陡然升起的犯罪念头,推开金蚕,沙哑着嗓子说道:那等你变大了再说吧。
我可以现在就长大!金蚕一脸诚恳。
吴筠可耻了停顿了一分钟,终于还是良心道德站了上风,垂头丧气的道:算了,等你真正长大了再说吧。
金蚕不解的拉了拉吴筠,我不长大也可以帮你的。
顿了顿,短短的手指抚上吴筠唇角一看就很可口的水线,我可以现在就帮你把这些吃了。
不用。
真的吗?
真的!千真万确!
那你就留着吧。
金蚕还是比较有自我控制里的,所有的东西,只要你爱留就都可以留着,但是不许给别人!所有的东西都要留到我长大了来吃!
坚决的把金蚕屏蔽在了门外,吴筠靠在浴室门上一边DIY一边在心头诅咒韩阳!
该死的,没事教金蚕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干嘛?老子咒你一辈子被巫师压得抬不起头,翻不了身!
吴筠本身并不是什么欲望强烈的人,不然他也不会在捡到金蚕以后就专心在家里呆孩子,再也没去过酒吧夜店。
但是,也正是欲望淡薄的人,挑起的欲望反而特别难得消散。
所以,这一回,吴筠着实在浴室里消磨了不少时间。
当终于纾解出来的时候,吴筠心头对韩阳的那个恨啊!
等他终于走出浴室的时候,那三层的水果拼盘已经被解决干净了,茶几上只剩下三个白晃晃的盘子。
吴筠避开金蚕的眼睛,看向一脸餍足的小龙,顼,这个盘子,是不是应该给别人送回去?
我待会儿会顺便去还。
顺便?
刚刚秦来过了,他好像有些事要问你,但是你在洗澡,他就走了。

本篇《金蚕蛊 下——花信风》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blgl/45703.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纵情之敛眉(出书版)+番外 BY 困倚危楼 壮士,请帮我…… BY 苏甜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