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算四部系列之四] 国相爷神算 中——耳雅

2012-10-01
关灯
护眼
字体:[ ]

30.名动天下
贺羽提着药箱子匆匆从药房里出来,后头跟着萧洛,殷寂离和辕冽也跟上,四人一起去了季思的丞相府。
一路上,那家人跟众人讲了经过,说是今天一大早,守门的门倌就听到门口咚咚两声,像是有什么东西重重砸在门上了,开门一看,差点没吓死,是个满身鲜血的女人倒在那儿了。
满身是血?辕冽不解。
嗯,那姑娘伤得真重啊!家人摇摇头,丞相一看,就让先抬进去,叫我立刻来请贺神医,不过抬进去的时候,那姑娘的样子像是快断气了一样!
贺羽皱眉,问,那姑娘多大年纪?
很年轻啊!家人道,看起来不过二十来岁,还挺好看的,就是穿着很古怪。
是不是穿着外族的衣裳?殷寂离问。
嗯!这丞相家里的下人,也都是有些见识的,点头回答,我看着,她穿着的像是苗人的衣裳。
辕冽看了殷寂离一眼西南来的?
殷寂离微微一笑,不说话。
众人赶到了季思的丞相府,首先看到的就是地上滴滴答答走了老远的血迹。
辕冽皱起眉头,流了那么多血,还有可能活着么?
贺羽也是皱眉不语,加快了脚步。
寂离!
这时候,季思急匆匆地跑了出来,对众人招手,贺神医,人在里头!
贺羽进了屋子一看,就一皱眉,让人端了热水进来,走到门口,对殷寂离道,进来帮忙!
哦。
殷寂离就跑进去了,随后,大门一关,里头立刻没了声响。
众人在外头等着,辕冽问季思,相爷,那是谁?
季思皱眉想了想,从怀中拿出了一样东西来递给他,你看看。
辕冽接过来一看,就见是一块铜制的令牌,上头一个南字
南国的人?辕冽问,铜牌上头还有一只鸢,这是王位的象征莫非是南王?
我不久之前得到消息,说是老南王刚刚去世,如今换了新南王叫苏敏,也是这个年纪,不知道是不是她季思道。
不太可能吧?萧洛问,如果是南王,那也是地位尊贵的,怎么会沦落至此?而且还身受重伤?
这个只能等她醒了才问了。
季思道,不过她会到我门前,也有些可疑。
对啊。
辕冽点头,为何偏偏就倒在季相门前了?是巧合么?
我与那老南王,算起来也是有些渊源。
季思道,老南王那是我娘子的一个亲戚。
亲戚?辕冽吃惊,感情季夫人还有外族的血统啊。
季思点了点头,道,娘子的确有些外族血统,所以好看呐。
辕冽和萧洛见季思讲起自家娘子就美滋滋一脸开怀,都有些无奈,果然么,嫁人当家季相爷。
殷寂离和贺羽在房间里救人,辕冽他们就在外头等,一转眼天都黑了。
辕冽看了看萧洛,问,多少时辰了?
萧洛看了看天色,呵至少四个时辰了,没见天都黑了么。
那么久了?辕冽觉得不可思议,他俩在里头干嘛呢?把人姑娘拆开再拼上这点儿功夫也够了。
咳咳。
萧洛咳嗽了一声,道,你别说得那么恶心行不行?
你不是不喜欢女人么?辕冽挑眉,怎么恶心了?
萧洛摇摇头,继续托着腮帮在在桌边坐着等。
之后,齐亦带着齐灵来了,他们刚刚上香回来,齐灵给大家都买了佛珠,到了府衙,却得知殷寂离他们都上丞相府救命来了,两人觉得纳闷,就赶来了。
辕珞烧也退了,在床上躺着没劲就也跑来了,众人在院子里等到股打三更,殷寂离和贺羽还没出来。
怎么还没出来啊?齐灵困得直点头,跑去季夫人那儿一块儿睡了。
留下季思和辕冽他们,直等到鸡鸣报晓日出东方才看到门一开。
哎呀,要死了!殷寂离晃悠出来的时候脸都白了,满手血,招呼辕冽,给我弄坛酒来。
辕冽赶紧吩咐下人去拿,齐亦给殷寂离打了水来,殷寂离洗洗洗,将手洗了一遍又一遍,闻着还有味儿呢,就道,贺羽越来越不正常了,还有这种治人的法子呢,完了完了,晚上要做恶梦了!
贺羽呢?萧洛问
哦,还有最后几针,等他缝上了就出来了。
殷寂离回答。
众人惊得汗毛直竖,辕冽问,真的拆开了?然后再缝上?

本篇《[神算四部系列之四] 国相爷神算 中——耳雅》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blgl/41806.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怪谈档案 上+番外——红衣果 怪谈档案 中+番外——红衣果